瑞幸自爆虚增交易和财务造假玩火,神州系躺枪?-蜗牛派

瑞幸自爆虚增交易和财务造假玩火,神州系躺枪?

与瑞幸咖啡一衣带水的神州租车“躺枪”。

瑞幸在愚人节第二天自爆虚增交易和财务造假,“自导自演”做局实锤,美股盘前闻声重挫83%。而神州租车的实际控制人正是瑞幸咖啡大股东陆正耀。

受瑞幸负面波及,4月3日,神州租车港股开盘暴跌逾70%,十点刚过公告短暂停牌。截至停牌,股价报1.96港元,创上市新低。

事实上,瑞幸创始团队皆为神州系出身,一家暴雷,关联方多受牵连,神州租车、神州优车被拖累相继股价雪崩。

神州无辜躺枪?

神州系此次也并非“无辜”受害。

2007年从神州租车起家的陆正耀,意图打造覆盖汽车全生命周期的闭环,从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到宝沃汽车,形成造车、新车销售、汽车租赁、二手车销售、汽车金融的完整产业链。兄弟公司依靠内部关联交易相互扶持,因业务环环相扣成为众所周知的“神州系”。

仔细对比不难发现,陆正耀的出拳打法高度一致,扩张路径完全复制粘贴,高举高打、前期垫付巨资、快速抢占市场。陆正耀用风口起飞、激进扩张、疯狂融资、迅速IPO、二级市场解套的“生猛拳法”把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相继送上市。

同时,陆正耀将重资产经营模式一以贯之。

“神州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光由于其密切的内部关联交易,也在于重资产商业模式本身的高风险系数。大规模烧钱扩张不是原罪,在前期抢占市场关键资源上这种做法卓有成效,也是一种以“巨额亏损”防御竞争对手入局的商业策略,但风险暗藏在神州系大肆把钱烧在市场和营销上,而不是烧在产品和技术上。

这种模式的抗风险能力与资金链强度直接相关,一旦遭遇资本寒潮,资金链断裂则是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

雷区暗伏

在被瑞幸这颗大“雷”砸中之前,神州租车本身已深陷财务困境。

据此前披露的2019年财报,神州租车的盈利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倒退,净利润自2016年急转直下,从14.6亿跳水至去年的3000万出头;市值从2015年520亿港元的峰值,已震荡跌去九成,截至4月3日停牌的最新市值仅剩41.55亿港元。

过去的资本运作神话,”神州系”汽车生态圈已然风雨飘摇。

汽车产业步入调整期寒冬,连带二手汽车销售市场疲弱,加上折旧成本及要约成本大幅增加、股份补偿开支增加、旅游城市竞争加剧导致的租赁收入低于预期等原因,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均面临业务缩水、净利润大幅下跌的危机。

2014年,陆正耀孵化神州专车,一年后成立神州优车。2015年神州租车港股上市,2016神州优车登陆新三板。2018年,神州优车并表神州租车实现账面盈利。看似运营稳定、前景一片大好,实则雷区早已暗伏。

在车队数量扩张的同时,神州租车的车辆利用率却不断下滑,据财报显示,2019年租赁车队的利用率低至57%,运营效率低下无形间增加了营业成本,侵蚀本就微薄的利润。

早期扩张是百米冲刺,持续经营则是跑马拉松,核心竞争优势和经营效率是关键所在。

“玩火”的陆正耀

从资本运作的“野”路子来说,陆正耀是个狠角色。敢冒大不韪风险玩火、舍命狂奔的,尚没有前人。

陆正耀曾表示,“所有的商业逻辑都是可以用数字算出来的”,屡次抛售套现全身而退也似乎侧面印证业内对神州系的评价——“陆正耀和投资方哥几个攒的局”。

眼看起高楼,眼看楼塌了。对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上头的成长故事、证伪的商业模式都成镜花水月,留给他们的只有虚假业绩和资本泡沫。资本运作明星毕竟不擅长深耕产业,或许也从未有过深耕的打算。

抛开商业层面,缺乏诚信的行为无论在哪个市场都难以立足。

此番严重财务造假,不仅收割神州系在资本市场的信誉,事实上将全体中概股从国际资本市场拖下水。海通国际在4月2日美国早报中认为,瑞幸事件“向全美和全世界验证他们每天都想证明的问题——中国的数据有问题。”

不知神州系能否担得起面临天价索赔、瑞幸可能破产的代价,可以确定的是,失信事件的余震将给神州系带来持久冲击,要想翻盘重生难上加难。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