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安堂第十四代传人柯少彬的“守传道”-蜗牛派

太安堂第十四代传人柯少彬的“守传道”

明代隆庆元年(1567年),名医柯玉井获御赐医学宝典《万氏医贯》,同年他在潮州创建了太安堂,且获得御赐牌匾。428年之后,太安堂第十三代传人柯树泉行医多年后,秉承祖传医药精髓成立了制药企业,以一支皮肤药膏起家,复兴老字号“太安堂”。

当前,传承太安堂企业和文化的重任则渐渐落在太安堂第十四代传人、广东太安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柯少彬的身上。出身于拥有近五百年文化历史的中医药世家,他的言谈透露着儒家文化熏陶过的痕迹,而作为潮州人,团结、拼搏、创新、勇于开拓、善于经营的性格特征也在他多年来管理太安堂的过程中得以体现。

柯少彬的父亲柯树泉于1995年成立了汕头市皮宝卫生制品有限公司,首个产品“皮宝霜”上市后由于疗效显著,在汕头市一炮打响,并很快获得了临近地区市场,而后迅速辐射至全国多个地区。之后在经过一系列外延式资产并购整合和内生业务发展后,目前太安堂的中成药产品已形成生殖健康、心脑血管类、皮肤类三大拳头产品系列,和中药饮片、珍稀药材等品类,其中在生殖健康领域,太安堂已跃居成为国内市场领军企业之一。

在专注中成药发展的同时,2014年通过收购康爱多切入医药电商领域,目前正将其打造成为医药新零售和“互联网+医疗”的大健康平台。太安堂进入资本市场也已经8年,2017年太安堂营收32.39亿元,净利润达2.9亿元。

在太安堂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柯少彬也伴随着家族企业在成长。对于太安堂这样一家有着特殊文化历史背景的百年药企来说,继承,一方面是要求接班者守住江山,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如何传承先祖保留的文化财富。

广东太安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柯少彬

1

学西医的中医药世家传人

柯少彬自幼就在潜移默化中接触了传统中医药文化。1982年,柯少彬的父亲柯树泉继承了祖辈的事业,在潮州创办诊所,主治妇科病和皮肤病,以行医开始经营医药事业。根据柯少彬的回忆:“当时家里开医馆,放学后我就会到医馆帮忙。十岁开始,我就学会了抓药,对常规用的两三百种中药也熟悉了,切药、碾药我都会。”耳濡目染下,柯少彬对中药产生了深厚情感,“闻中药味都感到特别亲切”。

虽然家族拥有底蕴深厚的中医药发展史,但家人却建议柯少彬大学时研习临床医学专业。既具备了一定的中医药基础,又掌握了现代医学理论知识,这使柯少彬在之后推动太安堂产品现代化、国际化和科技创新等多方面打好了坚实的专业基础。

1997年从汕头大学医学院毕业之后,20岁的柯少彬就开始正式进入家族企业,从基层业务员做起。公司成立之初,他带领营销人员将父亲柯树泉独创发明的中药外用药“皮宝霜”推向市场。柯少彬从汕头地区的业务员做起,1995年~1997年仅三年时间就把潮汕市场做了起来,之后到广州去继续开拓市场。据柯少彬回忆:“那时刚开始做业务,我去到每个药店贴海报、拉横幅做广告,一天能卖一百只皮宝霜。当时按照这种方式复制,市场很快就上来了。”

2

在挑战中成长

在23年的发展历程中,太安堂通过几次重要收购不断扩展产品线和业务,包括2007年收购汕头麒麟药业并重组创办广东太安堂制药有限公司,2011年收购潮州市杉源投资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并间接控股广东宏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及2014年收购广东康爱多连锁药店有限公司。这几件标志性的收购事件让太安堂从主打传统皮肤中药拓展到生殖健康、心脑血管治疗以及医药电商等多领域、多业务线发展。

在柯少彬管理企业的经验里,最为他津津乐道和印象深刻的挑战则也发生在几次并购中:“我在20多年生产经营上碰到的挑战不是太多,就是这些并购后整合带来的挑战,还蛮有意思的。”柯少彬位于上海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厚德载物”的墨宝,在他的经营理念中也认为应始终遵循太安堂堂训之一的“秉德济世,为而不争”。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柯少彬也在坚持着这些原则。

2011年12月,太安堂入主广东宏兴集团。彼时,宏兴拥有超过200个批准文号、多个中药保护品种及国家保密品种等产品和技术优势,有很大发展空间,然而太安堂同时也观察到,宏兴由于原有的国有企业基因改制不够彻底,存在工作效率低、市场营销理念落后和人才稀缺等多项劣势。

柯少彬介绍,根据当时宏兴的产能和业绩,不需要700多名那样的员工规模。收购之后,柯少彬任宏兴董事长,他携7名高管进入宏兴完成整合工作,先是完成增资控股,接下来则计划进行减员增效的工作。而彼时裁员的消息在宏兴员工内部引发了轩然大波,他们采取罢工、长期静坐管理层办公室或是围攻谈判等多个方式表达抗议,场面混乱至一度引发当地市委的关注。考量之后,柯少彬决定暂时搁置裁员计划,最终未裁一人,后于2015年宏兴搬迁新厂之际,推出合适的补助政策与员工协商,最终和平完成了减员增效的目标。

同样在2014年太安堂收购康爱多时,不论是从业务管理层面还是企业文化两者都存在很大差异,柯少彬坦言整合工作的难点很大程度上来自文化的磨合。在他进入管理层后并未采取太大的调整动作,而是缓和式磨合,康爱多主要的人员架构目前依然保持相对完整,虽然康爱多高管层有变更,柯少彬表示:“我们跟康爱多的创始人、股东们目前还保持着良好关系,后期他们还会重新入股。我觉得这里面都是体现着做人的道理,经营企业也是一样的,都要真实。”

对于这些来自多次并购整合带来的挑战,柯少彬表现得相当乐观:“人生就是应该这样,碰到这类事情才觉得有意思。”

3

传承未来

太安堂的战略规划周期以5年为单位,2018年恰好是太安堂“四五规划”的第一年。在这一发展时期,柯少彬想带领企业完成的目标也很清晰,首要任务是将生殖健康领域的工业产品和核心技术产品做到30亿元以上规模 ,其次是将康爱多继续做大做强,另外推动太安堂业务的国际化也是未来的重点战略之一。

在柯少彬看来,太安堂持续发展竞争力的关键,一是离不开持续创新,二是需要精英人才队伍。

柯少彬指出,创新包括产品和营销模式的创新。在产品创新方面,目前对于太安堂来说主要方向是包括麒麟丸在内的一些当家产品的二次开发和生殖健康产业线的延伸覆盖,太安堂未来计划再导入一个男科前列腺治疗产品和妇科炎症产品,以及海外保健品。在提升营销能力方面,未来康爱多这个平台进一步发展后将成为太安堂新的营销引擎。

人才需求对于企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柯少彬透露,2018年至今,太安堂已从外部引进了超过20名总监级以上的高管人才。柯树泉及柯少彬给予每位员工充分的发展空间,这也让员工对太安堂的企业文化和价值更为认同。

柯少彬在工作之余还会参加传统哲学的培训课程,闲暇时习惯阅读历史伟人传记。作为家业继承者,柯少彬对传承的理解是:“我从小就接触也喜欢医药行业,觉得要把传统的医药文化发扬。我父亲此前20多年打下的基础是在跑马圈地,他把这个产业做广,而我需要做的是怎样将这些基础纵深以及承担国际化的任务。”

普鲁斯特问卷

Q=《医药界》·E药经理人

A=柯少彬

Q:您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什么?

A:真正的还是要幸福吧,我觉得在企业逐步做大了之后,有时候真的很少时间陪家人,企业在做稳之后我觉得有些时间能跟家里人一起过,欠小孩的太多了,现在拼命在补。

Q:您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A:在文学底蕴上面,中国哲学上面能有所补充并有所提高。

Q:您最恐惧的是什么?

A:失去家人。

Q:您目前的心境怎么样?

A:心如止水,经历过这几个月之后,包括处理掉这个事情我并没有兴奋,谈起来可以写本书。

Q:还在世的人中您最钦佩的是谁?

A:父亲。

Q:您自己的哪个特点让您觉得最不好?

A:在跟进执行上会欠缺一些。

Q:您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A:有一次和同学去西藏。

Q:您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A:说一套做一套。

Q:您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A:智慧、知识,我觉得家里面最重要的是留下来的书,文化财产是最宝贵的。

Q:您使用过最多的词语是什么?

A:就这么定了呗。

Q:您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A:医生,做企业压力太大了。

Q: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A:做了就不后悔,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做了,选择了,哪怕是错的也不后悔。

Q:您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A:坚毅是最重要的。

Q:您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A:贤惠。

Q:您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A:真诚。

Q:您的座右铭是什么。

A:精于勤,荒于嬉。

Q:何时何地让您觉得最快乐?

A:春节回家团聚,所有家人一起是最快乐的。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