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果盒子创始人陈子林:想更便利必须无人-蜗牛派

缤果盒子创始人陈子林:想更便利必须无人

3年前,当陈子林决定做无人便利店的时候,有人笑话他,也有人离开他,“他们说我疯了”。3年后,“缤果盒子”从广东中山这样的小城市走到了中国互联网创业的中心北京。

目前,“缤果盒子”在22个城市落地了158个“盒子”,还引发了零售业发达的日本的媒体关注,“这个东西为什么被中国人抢先干出来了呢?”

如今,虽然已经站上了新零售的风口浪尖,但陈子林还是“认了怂”,因为落地的“盒子”数量和他曾经的预想相差不少,“最核心的原因是我们对模块化生产盒子量产的难度预估不足”。

困难总是接踵而至,在上海落地遭遇的高温事件,是“缤果盒子”直面的最大的一次危机。那是团队第一次到大城市开拓市场,关于选址的问题纠结了很长时间,但实际上创业公司并没有太多选择权。“欧尚(一家大型跨国商业集团)只给了一个空旷的地方,人流特别大,玻璃面朝西。”陈子林心想,就用一个难点儿的模式来测试吧。后来事实证明,他当时的决定“太天真了”。

7月初的上海,持续高温天气,这个“盒子”一天完成交易订单200多个,各种原因导致空调负荷超载,“盒子”内温度过高。“上海首家无人超市因高温‘晒伤’暂停运营”的新闻被广泛传播。

这件事对陈子林触动很大,他和团队更加努力地去完善“盒子”,踩了很多坑。从第一个“盒子”落地至今,“缤果盒子”已经迭代了6个版本,有52项细节的改进。“哪怕是很简单的强弱电分离,我们都调试了十几次,因为任何一个线路的不精确都会导致整个磁场的不稳定,从而带来不好的消费体验。”陈子林说。

在“缤果盒子”里消费很简单,从把商品放到收银台到自动扫码结账完成,平均耗时不到11.3秒。陈子林认为,在交易这件事上可靠才是最好的体验,而不是那些所谓炫酷的、新奇特的体验。所以“缤果盒子”放弃了开放给普通用户人脸识别和掌纹识别支付,“真正吸引消费者重复消费购买的一定是商品本身和获取它的便捷性”。

“缤果盒子”走红后,经常有媒体报道说他们颠覆了零售业,陈子林却说:“我们并不想颠覆什么,只是一直在寻找更加高效的做零售的方式。”

也很多人说,“我不认为无人店比有人店更便利,我喜欢有人店的温度”。陈子林直言:“这个观点跟我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的逻辑是:我们不是因为无人而便利,是想要更便利必须无人。”

他进一步解释,在一个低流量的地方,比如你家小区楼下没有门店可以存活,能存活的只有无人店。陈子林列举了一组日销售额数字:夫妻便利店为2000元~3000元,连锁便利店、商超在3000元以上,自动售卖机在0~100元,而“缤果盒子”在300元~2000元。

“当日销售额2000元时我们可以5个月回本。我们通过前端的无人化把看店的时间化零为整,把它送到后台。”陈子林说。

在“缤果盒子”最新发布的“小范 FAN AI”无人零售解决方案中,图像识别技术取代了此前广泛使用的RFID电子标签,可以节省商品贴标签的人工和成本,并且改造成本极低。“缤果盒子”的新收银台通过图像识别、超声波、传感器等多重交叉验证准确率超过99%。

以往不会被重视的货架也被“缤果盒子”打造为智能数据收集中心。这个“动态货架”通过摄像头可以捕捉货架上的所有信息,收集到面部数据、视觉数据、动作数据等,从而为后台作判断提供最前端的资料。同时“动态货架”上还有专用的显示设备,可以根据需要随时修改商品价格、针对个人的促销信息。

在陈子林看来,未来标品和标准化程度高的生鲜都应该用无人化来销售。目前,“缤果盒子”的定价策略比传统便利店便宜5%,他相信随着供应链完善,精细化运营越来越深入,“缤果盒子”还有更多的调价空间。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