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蓓蓓:企业就像1,融资就像0-蜗牛派

薛蓓蓓:企业就像1,融资就像0

见到薛蓓蓓的时候,她正在位于北京东直门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里还有一名同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薛蓓蓓一面在屋里转悠找合适的位置,一边啃着半截玉米,这是她没吃完的早饭。

上海北京两边飞的薛蓓蓓,加入穷游刚满一年。之前吉林大学本科、英国硕士毕业后,她服务华泰证券6年,在31岁时完成了一次跨行业的转身。

去年7月,一篇名为《这行让我聪明到差点忘记了善良》的离职信让她高调从华泰证券社会服务业首席分析师的岗位告别,加入穷游担任CSO(首席战略官)。

对薛蓓蓓来说,在资本圈的重要职责之一,是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明星,这更多是孤军作战——不仅要和同类短兵相接,也要永远和自己作战。

一年后,她如何评价实业,又如何评价生活轨道的转变?

把钱当钱了

  “到了穷游觉得赚钱好难啊!”薛蓓蓓直率地说。

80后的她,曾经是上市公司老总的坐上宾,给人上起课来毫不含糊:“你怎么才赚一个亿啊,之前不是说今年1.3个亿嘛?”

前不久,她见到了这位老总,兴奋地告诉他,我们某个项目赚了好几千万。对方无奈地说,你现在终于把几千万当钱了吗?

薛蓓蓓说,在资本圈看的是宏观,而在实业界看得更具体,她终于理解有些事情为什么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快。“资本角度恨不得今天给你钱,明天就盈利,后天就上市。而企业变大之后,试错成本很高。”

资本市场和实业的分叉口曾让薛蓓蓓踟蹰。“左边是一条可以看到更高风景、赢得更多掌声的道路,而右边,注定了要沉下去、踏踏实实地陷入细节之中。”薛蓓蓓把咖啡和茶杯推到一边,在白板桌面上用一只蓝色的白板笔密密麻麻地写写画画,从2003年讲到现在,从旅行供应链的各个环节讲到旅游市场的变化。企业融资到第几轮,谁收购了谁,发展到什么阶段,遇到什么困难,如数家珍。

在采访中,薛蓓蓓多次提到,旅游行业从流量上来说,已经进入到了下半场——增速相对稳定时期。

前东家华泰证券于2015年发布的50页的《2016年旅游行业策略深度报告》提到,在线旅游渗透率继续提升,旅游行业增速已连续六年超过社会零售总额增速,是成长性最高的消费板块之一,历年黄金周节假日集中爆发的旅游服务消费需求持续高涨,旅游服务已经逐步成为刚需。

薛蓓蓓说,前两年旅游市场的增长来源于两个原因:一是人口红利;二是PC端向移动端转移的红利。而后者是存量的替代,而非增量。现在,二者都已经基本完成,中国也成为互联网渗透率最高的国家。“前半场大家都跑马圈地先圈起来,下一步才是思考怎么赢利。”

与多数互联网企业一样,在线旅游企业最初也希望能够凭借互联网,挤压中间环节,缩短供应链,降低成本,提高规模。但这个逻辑在旅游行业并不是万能的。除了机票,从酒店开始,中间环节就很难挤压,因此凯撒旅游、众信旅游等巨头的地位依旧难以撼动。

这是因为旅游淡旺季分布严重不均。在中国,“十一”黄金周的销售额可以占到全年的十分之一。这决定了,在资源端供给是始终稀缺的。而淡旺季又在同一年存在,所以供应链各环节不会盲目扩张。

薛蓓蓓说,企业盈利不盈利在短期内看是重要的,但五年十年内,谁能和中国的国际化战略一起走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企业就像1,融资就像0。有1了,加多少0都是对的。”薛蓓蓓说,她原来看项目的时候,很讨厌第一位创始人本身就是投资人的,这样的项目她几乎是不看的,“因为它没有落地的能力。”

薛蓓蓓说,未来的发展方向不是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而是中文市场和英文市场。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大背景,和人民币强势、中文普及等因素综合起来看,海外市场具有很大潜力。

“穷游在马来西亚的数据特别多,而微信支付也发现了相同的现象。台湾地区的网友也有不少询问穷游什么时候能入驻。”薛蓓蓓说,整个亚洲地区市场比大家想象的大得多。

腰板挺得挺直的

  薛蓓蓓担任穷游CSO后负责预算。今年,在人事没有做出太大调整的前提下,穷游对收入结构进行调整,同比减亏一半。薛蓓蓓笑着说,“我在董事会腰板挺得挺直的。”

薛蓓蓓说,以前她不相信企业有基因这回事,因为按照资本的固有逻辑,只要逻辑说得通,事情就几乎可以做成。但进入实业后,才知道曾被她认为是“为做不成找借口”的所谓“基因”,真实存在。

“我把一家媒体的所有人都挖过来,不代表我能做一家一样的媒体。”薛蓓蓓说,激励机制、成长机制不同,都决定了一家企业的基因不同。而她认为,做内容的企业应该有务虚精神。

和技术驱动以及运营驱动的企业不同,2004年肖异在德国留学期间创办的穷游网,将自己定义为内容驱动的企业,提供旅行指南、攻略等。薛蓓蓓说,和高管团队基因合拍,是她在一些邀约中最终选择穷游的原因之一。她说,企业更看中配合作战,如果配合不好,就很难受。

“作为一个‘空降’的高管,上来就定KPI(关键绩效指标),管预算,内部是很难受的。如果没有一个配合很好的团队,我今天应该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薛蓓蓓说。互联网企业往往能最早感受到资本的冷热交替。

“去年以来实业压力很大。我也听说一些创业公司,出现团队不和。有的想退出,有的想卖掉。”薛蓓蓓说,顺的时候你好我好大家都好,逆的时候就暴露出来问题。她说,穷游管理层思想相对统一,互相间理解更多。

事实上,此前穷游就多次接洽过仍供职于华泰证券的薛蓓蓓,她对穷游创始人肖异说,D轮之前你们不要找我,没意义,因为穷游不需要战略,首先要活下来。其次穷游不需要太强的资本助力,到后期才需要资本进行规划。目前,穷游已经进行到D轮融资,由华泰保荐上市的众信旅游领投。

新世界是丰富多彩的

  薛蓓蓓的离职信中描述了一个笼罩着光环和神秘感的行业(证券行业):前十大名校的层层选拔,90%以上的硕博比例,外表灵气勤奋情商高沟通能力强,90后的小朋友可以对着上市公司高管指点江山,一不小心赶上牛市瞬间就能实现财务自由。

薛蓓蓓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作为首席分析师,她从夏天的背心、加开衫、加打底裤、加西装外套、加大衣,可以一路穿到冬季,为的是节省换季整理衣柜的时间;她是保洁阿姨钟爱的客人,六年来除了煮泡面,几乎没在厨房开过火;京沪之间一个半小时的飞机,上去半个小时睡觉,中间半个小时写报告,下去的半个小时读书,飞机之后依旧神采奕奕,飞机上错过的电话在回市区的一个小时内全部回复完。

在2015年参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时,薛蓓蓓深知不论是否离开行业,也会是最后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她恨不得打出手中所有的牌——疯狂路演、录节目、接受采访、组织调研、电话会议、出报告。她回忆那段时间,除了排名,看不到任何思考和成长。甚至,父亲离开的消息,也让她在犹豫再三后,发到了朋友圈。因为“排名不只是我的,也是团队一年的奋斗成果,更是公司资源的投放,身在其位,职业精神总归要有的。”

“买方要拼排名比净值,卖方要研究拼速度,最近还拼起颜值来,都是百里挑一出来的大概称得上精英的人,却总是在这一轮轮比拼中失去了冷静、也可能失去风度和格局。”薛蓓蓓在离职信中写道。

在上海交大讲课时,同学问,这份工作如何做到生活平衡?

薛蓓蓓说,不需要平衡,你没有生活的。她来到做社区起家的穷游,发现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她的助理陈宇欣在知乎上开展的Live“手把手教你规划第一次去日本旅行”,内容包括“第一次去日本,我该去哪儿玩?”“什么季节去日本旅行最好?”“如何买到便宜的赴日机票?”等问题。当晚参加人数超过3000。

薛蓓蓓说,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收听陈宇欣的内容,既基于内容,也基于对个人的信赖。很难说清究竟哪个原因更重要。和OTA(online travel agent,意为在线旅行社)不同,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意为用户原创内容)需要找到平衡点——在追求用户规模上涨的前提下,保证核心用户不被新来的人打扰而离开。

在穷游问答上,几乎所有问题都会在24小时内得到解答,甚至包括“从巴黎机场出来做接驳车,是应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这样的问题。这当然不能全部依靠穷游的编辑力量。

薛蓓蓓说,做社区,既要保证核心用户不能走,也要保证社区氛围不能变。穷游的第一批用户是欧洲留学生和当地华人,他们当中的一些时至今日,还在社区里活跃着,是不可多得的“当地通”。这样的用户不光植根于欧洲生活悠闲的背景,即使在中国也同样有着这样的一批人。

“做社区之后你就会发现,什么样的人都有。来穷游之后我觉得挺有趣的。”薛蓓蓓说。薛蓓蓓接受采访前要被同事再三叮嘱不能迟到,她的办公室常常被用作同事讨论的会议室,也是矛盾解决不了时的调解庭。她和同事都难以回忆起上次她发脾气是什么时候,不过她说最忍受不了的是过了deadline之后才被告知任务完成不了。

薛蓓蓓离开那个24小时在线的圈子、加入互联网旅游企业已经一年多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问她,这一年去哪儿玩了?

她愣了一下,如实地说,几乎没什么机会作为用户体验穷游的产品,因为更忙了。不过,被耳濡目染的她能玩得更加深度。今年年初,她去北极,看了极光。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