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义坚:想做可以陪伴孩子的机器人-蜗牛派

吴义坚:想做可以陪伴孩子的机器人

儿童故事机一年的销量约为2000万~3000万台,儿童学习机一年能卖数百万台、接近1000万台,儿童手表一年能卖200万~300万部……有了这些基本数据,你就大致能了解,为什么14岁考上中科大少年班、24岁博士毕业的吴义坚要辞去微软高薪工作,跑到上海张江一个不起眼的创业孵化器里卖“玩具”了。

“它是儿童专属的智能终端。”每次见到新朋友,吴义坚都要拿着自己心爱的“好儿优”机器人反复介绍,“它不是玩具。”尽管,这款机器人有着圆圆的脑袋、胖胖扁扁的身体,说起话来“奶声奶气”,目标客户群也是0~12岁儿童,但它确实比普通玩具要“高级”很多。

它可以识别幼童的发音,与幼童进行对话,讲故事、报天气、对唐诗、英语对话、讲笑话等,还能设置闹铃、视频监控、拍照、发送图片、视频连线等。

夏日的一天,在吴义坚位于张江微电子港的小办公室里,他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展示自己一手打造的儿童“黑科技”。欢快有趣的表象背后,是正在井喷中的儿童机器人创业热潮。

少年天才弃高薪

  如果仅仅是卖“玩具”的话,很少有人能像吴义坚那样有“说服力”。他本身,就是一朵学霸界的奇葩。

6月初,他成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业营的一名学员。这个创业营素来以要求高、难入学为业内所熟知,所有想要入学的CEO,除了要求已经获得融资外,其创业项目还要有创新意义。向来以“学霸”形象出现的吴义坚,入选了。

但很少有人知道,在晋升为一名学霸之前,吴义坚的“学渣”经历。初三时,这个从没走出过江西宜春奉新县的小伙子,被认为“天天混、没有希望”。“初三最后一年几乎都在玩。”那时,他每天背着书包佯装去上学,实际上根本没有到学校上课。

直到中考前最后几个月,父母才发现这孩子“已经很少上学了”。剩下的时间,他被父母关在家里自习,几个月后,竟然出人意料地考上奉新县一中——江西一所普通中学,非省重点。

进高中时,吴义坚的学习成绩一直在100多名徘徊。那时,他就发现自己“数理化特别厉害,稍微努力下,就接近150分;差一点的时候,也有一百三十七八分。”这个以“玩”为主的男孩,最终在英语短板、数理化严重偏科的情况下,被中科大少年班录取,那年14岁。

这个从本科到博士一路只学“电子工程与信息技术”的技术男,发表过许多论文、做过不少重要课题,但很少在技术领域夸下海口、自称“最牛”,而这一次,他笃信自己的人机交互技术世界最牛。

“把灯关了。”他冲着办公室顶上的白色吸顶灯说了一句,灯就自动关闭了。“你看,我自己做的。”他得意地说。以他掌握的技术,完全不需要靠卖儿童机器人挣钱。

2006年到2012年的6年时间,他在微软工作,主要研究领域就是人机语音交互技术。现在,除了儿童机器人,他和他的团队所拥有的这项技术,还得到了很多智能家居硬件生产厂家的青睐,把技术卖给下游硬件厂商,就能挣钱。

吴义坚却偏要做儿童机器人。从产品设计,到软件开发、语音技术植入,在到销售终端,他要把一个产品真正做出来,“我和我们其他创始人都有孩子,我孩子现在看平板电脑、玩手机的时间太多了,我特别想做一个可以陪伴孩子的机器人。”

站在风口上的儿童机器人,能飞起来吗

  儿童机器人,如今站在了风口上。准确来说,人机语音交互技术,当前正迎来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的最大一波投资热潮。

吴义坚是见证这一技术从冷门到热门的人。上世纪80年代,美国国防部成为这一冷门技术的第一推手,美国人斥巨资进行语音识别技术的研究,目的是对电话录音进行有效监控。

到了1990年代,IBM成为这一领域的先行者。最早的PC时代语音输入法由IBM创造,当时ViVoice成为PC端应用的一大热门。它被认为是一项代表未来的技术,一个人只要对着电脑说上大约20分钟,机器就会自动习得他的发音习惯,把他说的话变成文字。

但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人机互动的语音识别技术经历了一段“黑暗期”。人们发现,这项技术很难给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这项技术喊了几十年,投资人也砸了不少钱进去,效益却比液晶屏触摸技术差了许多。”吴义坚说,手指触摸技术通过手机终端,大大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而这项技术其实只是向前跨了一小步。

“诺基亚很久以前就有了指尖触摸技术,那时,你需要用一只笔或者指甲盖来触摸手机屏幕。到了苹果时代,看上去只是实现了手指触摸,但它却大大方便了人们的使用。”吴义坚相信,人机语音互动的春天也已经不远了。

儿童机器人被认为是下一个变现的“风口”。据不完全统计,儿童机器人实现量产的生产商目前有几十家,而学习机、故事机等产品,也都在朝着互动机器人方向转型。市场目前的状态是拼广告。

谁广告打得多、谁线下渠道铺得广,谁的销量就高。但在技术层面,大多数儿童机器人生产厂商都使用一些开放平台的语音识别技术,自身并不具备研发能力。“一买回家,用户就会发现体验很差。而这个用户,以后就不会再买类似产品了。”吴义坚说,这是儿童机器人市场井喷带来的一个副作用,“投资多了,技术热起来了,是好事。但外表好看的、广告打得多的产品,用户体验不一定好,会让消费者厌倦同类产品。”

未来什么样

  吴义坚最不喜欢人们把他设计制作的儿童机器人称作“玩具”,因为他放弃微软高薪工作出来创业,绝不只是想做玩具。

2013年出来创业那会儿,吴义坚和创始合伙人们想要做一款市面上最牛的、互动体验效果最好的儿童机器人。与大多数儿童机器人生产厂家“优先砸广告”的做法不同,吴义坚是少有的“先砸钱做产品”的人。直到现在,他还在找不同的朋友测试自己产品,告诉他们:“不好的使用体验请及时反馈给我。”

“好儿优”机器人,已经经历了两轮融资。第一轮数百万元,第二轮2000多万元。这些钱,吴义坚说,大多花了研发上。仅语音识别这项关键技术,就有10多名高级工程师全职参与攻关。

截至目前,大号的、售价2000多元的机器人约2万~3万台销量,新推出的售价800多元的小型机器人销量约10万台。“之前很少做广告,等我觉得产品可以了,线下布局充分了,再专注销售领域。”相比一些稍微把硬件做漂亮些、软件对外低价购买“冲进来捞一把”的产品,吴义坚的产品“来钱”慢了许多。

他的目标,远不止卖多少个儿童机器人。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