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帝科技周雪松:一块屏幕或许不能改变命运,但会让教育发展更好-蜗牛派

欧帝科技周雪松:一块屏幕或许不能改变命运,但会让教育发展更好

很长一段时间内,“一块屏幕让88位寒门学子考上清华”的新闻都备受关注。

在数篇评论文中,有一位教育专家的点评颇为中肯,“互联网技术真正带来的改变是把外面的世界拽到孩子的面前,铺开了、放大了给他们看,让他们看到别样的活法、别样的青春、别样的人生,让他们生发闯荡世界、出去看看的欲念,让他们有勇气走出大山,拥抱未来。”

专注于做课堂教育终端产品——智慧黑板的周雪松也认可如此,他认为屏幕暂时不会有如此大的魔力,但是一块屏幕背后蕴含的科技文化、带来的便捷都是值得肯定的,也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教师是课堂的把关人,科技应尊重教育的边界

在2018年资本环境不佳的情况下,正如“盛世买翡翠,乱世买黄金”的家庭理财法则一般。作为抗周期性产业,教育被朱啸虎称为寒冬中的吉祥三宝之一,因此一时间在线教育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也引起诸多争议。

在这样一块迅速崛起的市场中,也存在着细分市场发展的不均衡。不同于现如今家庭端培训市场的燎原之势,传统课堂终端却是鲜少有人去开发的贫瘠之地。出现这样的现象不是没有原因的,周雪松在采访中道出了个中缘由:“因为进入学校课堂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我们深有体会。欧帝当时开始推广时,挑选的目标用户是职校,因为我们觉得职校中至少应该有一部分比例是愿意接受这样的改造的,但是教育真的很传统,他们不接受。”

而这仅仅是开始,他接着笑谈道:“我们终于进入这块市场后,就想用液体水笔或无尘粉笔来代替之前的粉笔,这样也可以改善老师的健康,但是老师们就是不喜欢,也不接受,所以我们不得不修正产品来适应老师的习惯,把屏幕做成和传统黑板一样的磨砂质感。”

明知粉笔对健康不好,老师们却依然无法适应没有粉笔的课堂。对于这些看似有些“奇怪”的困难,周雪松认为这是在市场探索过程中必须尊重的边界,而老师口中所谓的“手感”就是课堂文化的一部分,这是科技进入传统课堂之前必须悉知的事情。

其实不仅仅是欧帝遇到这样的问题,大洋彼岸的美国,谷歌、微软在打开课堂教育市场时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他们也曾在采访时表示,因为没有得到老师的支持,谷歌花了十六个月去谈合同。

历经市场的风雨,方有所体悟,在不断的深入过程中,周雪松深有体会,“有些元素是没有办法去除的,你必须尊重教育的边界,当然这也为产品的研发加大了难度,这是做这块市场必须要考虑的。”

尊重教育市场边界,用文化拥抱文化

在谈到科技与教育的融合时,EdTechStrategies咨询公司总裁道格拉斯·莱文就曾这样为谷歌辩解说:“公司开发教育资源既是为销售,也是为了公共教育事业的发展。”

在保守者眼中,莱文的话是利益的辩解者,但其实他说的也是事实,在互联网、云计算大面积普及的当下,传统教室的改造是社会发展的最终走势。

“学校需要你专业化资源的导流仅仅是时间的问题。以我们合作的一款软件为例,它可以虚拟展示知识所有的细节,这些都已经普及到人人皆知的地步。而这显然比原先的方式更好,对知识化的推进也比原来更好。”

黑板被数智慧黑板替代,课件部分表述被VR展示替代,这些在周雪松看来都将成为最终的趋势,但是他认为,作为一家长期在教育市场中深耕的企业,除了需要尊重教育的边界,还需要尊重教育市场的边界。

周雪松解释说:“这个替代前进的过程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因为教育相对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因此这就需要你在探寻市场化过程中需要找到它的边界。

在探索市场的过程中,周雪松就察觉到,学校的教务就是十分严肃的部分,这部分是不适合做一些脑洞大开的事情的,但是涉及到知识性的部分,科技的正确运用还是能够帮助学生更高效的吸收知识,因此这里面存在市场。

但欧帝认为,教育与科技的最好状态,不仅仅是商业利益与公益事业之间的力量博弈,而应该是两种文化的碰撞,最终各自找到舒适的状态,就像水溶于水。

做好智慧教室,欧帝追求不平庸

从供应显示屏转型做教育市场,隔行如隔山,欧帝的路一开始并不好走。但周雪松坚信,“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当周雪松第一次走进传统课堂中时,做显示屏产品出身的他很敏锐的察觉到学校教室色调的灰暗和枯燥。他调侃道:“我发现,现在大多数教室简陋而死气沉沉,甚至都比不上传统的私塾精致有生趣。”

这是没有错的,课堂教学不应该只是一种知识技能的传递过程,也应当传递更多,比如认知、情感和审美。

在这一点上,周雪松身体力行。逛过教育展的朋友很容易发现,欧帝产品的外表确实透露着“不俗的气质”,而这不得不归功于欧帝在工艺上的严苛打磨。他解释说,“从一开始,我们的产品就是最具有美感的,这是我们前期积累的工艺能力、化学材料运用能力的作用。”

在资金允许的条件下,欧帝试图用自己独特的审美去拥抱和改变这样一个场景的枯燥性,而这是对技术的考验。作为一家市场占有率近70%的智慧黑板厂商,欧帝在显示屏的呈现、功能模块划分、加工精度和稳定性上自是受得住考验的。但不仅如此,在软件层面,欧帝也融入自己的经验并设计出搭配硬件的平台,以容纳更多的合作商内容产品,为搭建智慧教室生态布局。

“每个企业的追求是不同的,我们追求的是最终被认可的产品,这样的产品一定不是平庸的,这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周雪松想要做的就是用科技去改变传统课堂既有的局限和无趣。

最后

敢为先行者,就必然要承受众人的质疑和风险。

国外研究教育领域的专家就曾毫不留情的批判进入课堂的谷歌:“它的中心是科技,而不是学生。”这是谷歌遇到的问题,同样,任何一家有意进入教育市场的科技公司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欧帝也不例外。

面对这样的质疑,周雪松表示理解,但他坚持要做正确的事:“很难说教育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但是就像你现在习惯今日头条的推送一样,就像现在云端系统挖土机式得铲遍每一个角落,科技对教育市场的影响势必会到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能做的就是力求去匹配传统教育的文化和需求。”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