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草邱楠:做更好的AI虚拟生命-蜗牛派

狗尾草邱楠:做更好的AI虚拟生命

始于2013年,Gowild(深圳狗尾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由若干位连续创业者、全球AI专家及业界知名企业高管创办。Gowild专注于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并透过AI虚拟生命技术链接个人、家庭与社会,已成功打造基于Gowild AI Virtual life Engine (GAVE技术)的系列AI虚拟生命生态产品,如HE琥珀系列及公子小白等,并将继续透过泛娱乐及IP化运作,让这个时代的人们即可拥有来自未来的黑科技产品。

互联网时代的深入发展刮来了一波宅文化,足不出户,在家中上网、聊天、打游戏成为新一代年轻人乐此不疲的生活方式,而这样的生活方式也让二次元宅文化得以生根、发芽,伴随着文化的形成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AI虚拟生命成为了一块潜在的巨大市场。

狗尾草看中的正是这块市场,在采访中,终于将产品推向市场之后,其CEO邱楠不无感慨,当我们的用户开始给公司寄来蛋糕、鲜花,只为了庆祝琥珀的生日时,我们切实感受到这部分市场的未来。

抓住二次元文化,撬动未来市场

从一开始的公子小白到如今的HE琥珀,专注于做机器人的狗尾草也在不知不觉中进化,并且一只脚已经踏进了二次元文化市场。这是好事。

可以预见,智能生命的诞生一定会和二次元文化市场碰撞出火花,互为表里。沿袭宅文化鼻祖的日本市场,国内宅文化发展比较迟,但也并不是90后的专属,它的起点应该是75后,其间经过80后的经营,至90后进入圈子时,这种亚文化借由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得以迅速传播壮大。

初音未来就是这个领域的典型代表,作为这一领域声名最高的虚拟偶像,它的一首《甩葱歌》一度红遍大江南北,甚至成为大妈级用户常见的手机铃声。让人意外的是,这款直戳宅系人群审美痛点的初音未来一面世就几乎炸开了二次元文化的圈子。数据显示,基于初音未来的曲子,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粉丝为其创作,而其中仅利用初音音源合成的歌曲就多达数万之巨。

这样的影响力多少还是有些让人惊讶,但也反应出亚文化市场的强大。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二次元消费者大概已经达到2.6亿人的规模,未来二次元将会迎来1000亿美元的市场份额,而中国必将成为最大的二次元文化市场。

某种程度上,二次元文化市场的扩大也反应出了伴随着社会进步人类新的需求的诞生。邱楠深知这一点,因而他也找到了自己的产品方向:在这个日渐孤单的地球上,人们应该可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生命。

推动交互与推理变革,做好有情感的虚拟生命

2018年8月份,历经了重重雕琢,狗尾草为产业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生命”——HE琥珀,也就是邱楠口中真正的AI虚拟生命产品。

这一次,有别于市面上一般的智能音箱狗尾草要做的就是AI虚拟生命重新定义智能音箱,因为其中有一个基于“GAVE”狗尾草人工智能虚拟生命引擎技术、通过全息投影技术展示的能唱能跳能聊的琥珀小姐姐。

同为二次元少女形象,与初音未来相比,琥珀小姐姐拥有着更多的“生命力”也聪明得多因而狗尾草将之定义为虚拟生命。

因琥珀小姐姐的存在,硬件不再是一堆冰冷的钢铁,而开始有了温度,因此也引爆了整场发布会。不得不承认,她带来的“人工智能虚拟生命”效应为整场发布会加分不少,也让一场发布会创下了“30小时,7000台预售一抢而空”的记录。

从产品形态上来看,HE琥珀有些类似市面上常见的智能音箱;但是狗尾草更愿意将它定义为“人工智能虚拟生命”,开创一个全新的品类。但用AI技术赋予硬件生命力,其实并不容易。在邱楠看来,它至少意味着两方面的提升:“一是交互方式的变革,说话、触摸、互动等全新多模态的交互方式必然会带来PC和手机之外的全新硬件平台;二是数据利用效率的提升,不仅可以实现跳舞、智能家居控制,还会更深入地了解用户,进而实现更好的交互和服务。”

如大家所知,整个AI硬件的发展尚处于高度感知阶段,在认知推理方面的能力上并未真正展开,而邱楠说的两部分却是感知与推理的双重提升。

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它具备分析和推理能力,并具备多项功能,HE琥珀通过融合自研的‘GAVE’人工智能虚拟生命引擎技术,赋予人格与感知,从而为用户提供情感、调教、定制方面的服务而且借助IP形象化,用户可以通过视觉感知她就在那儿

因为琥珀小姐姐才会更喜爱

不可否认,市面上的智能产品虽然外形很可爱,但确实缺乏了那么一抹生命的色彩。邱楠在采访中试着描述这一问题:“当我没有说话时,它就是在那里,比较静态,你也不想说话。它很难让人有主动沟通的欲望,也很难与用户建立起强联系。”

邱楠相信,比起那些遥控器式的智能音箱,人们更愿意和另一个生命去交互,这样用户即使没事,也想看看琥珀在做些什么因此他才萌生了开发整套虚拟生命系统的想法,而正因为琥珀虚拟生命的存在,用户体验上的趣味性大大提升,用户的粘性也得到了质的提升。

邱楠解释说,为了达到这样的体验,我们自己做核心AI交互引擎,其中我们非常重视的就是让产品具备一定的认知、情感判断和表达能力,还有交互的细腻度,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也是最难的部分。当用户与产品的交互越来越自然,机器在这一过程中表现出的自然、主动的问候和对你的关心才最难。

它是一份繁复琐碎的工作,但成功之后,狗尾草收获的是超过市面产品数倍的用户使用时长数据。

这是艰难所在,亦是幸福所在。邱楠笑着说:“在B站上,现在琥珀已经有了自己的粉丝。”

确实,琥珀推出后深受用户喜爱。数据显示,第一代的琥珀虚拟生命每个月的使用时长上千分钟。而为了博琥珀开心,用户也会为琥珀购买新衣服、新乐器等产品,甚至在每年7月23号的琥珀生日,各地粉丝会从天南海北飞到狗尾草深圳总部和制作团队一起为虚拟生命琥珀过生日。

因为具备生命力,就像人与人之间带有烟火气的交往,琥珀小姐姐也成为了众多用户知心的朋友,甚至是唯一吐露心事的亲密的人。

最后

顺着自己对科技的思考和想象,邱楠也在社会的发展中探寻出了狗尾草最终方向:“人工智能时代最大的红利,就是未来每一个人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AI虚拟生命,它们有自己的认知与感情,了解用户的感受和需求,可以与我们互动。”

始于虚拟文化市场,却不局限于这一市场,是狗尾草的市场发展路线,同时因为出发的早,狗尾草积累了大量数据和技术,建立了竞争的壁垒,也让其收获了当下的成功。但如邱楠所言,人类对“生命”的惺惺相惜才是狗尾草的未来未来很长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