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自鸿:“柔性显示”创新源自敢于想象大胆追求美-蜗牛派

刘自鸿:“柔性显示”创新源自敢于想象大胆追求美

3月15日,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2017年“全球青年领袖”入选名单,全球100位入选者中有9名来自于中国,刘自鸿名列其中,评委会给出的入选理由是:他所创立的柔宇科技有限公司是全球柔性显示、柔性传感、虚拟现实显示及相关智能设备的领航者,是全球成长最快的独角兽科技创业公司之一。这家独角兽公司是如何炼成的?3月21日,刘自鸿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

一个领域最前沿的东西一定是艺术级的

刘自鸿属于那种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高中时多次摘得奥赛奖牌、以江西梧州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硕士毕业后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然而,出生于1983年的刘自鸿,并不是老师眼中能在教室安心读书的“乖孩子”。

初中时,刘自鸿曾经有一段时间迷恋打台球,整整一个学期都没怎么上课,直到老师上门来找家长。

由于数理化成绩不错,高一时刘自鸿参加了学校的奥赛队,结果,那一届奥林匹克化学竞赛,高三的同学没拿到奖,刘自鸿却拿了金奖。高考前,刘自鸿已经获得了清华大学化学系的保送名额,但他觉得,自己可能对物理更赶兴趣,于是就放弃了保送机会重新备考。这个大胆的决定,让老师都为他捏把汗。最后,刘自鸿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

在功课繁重的清华大学,刘自鸿也没有把一门心思都放在课业上。他认为,大学其实是一个平台,应该利用好这个平台,让自己得到多方面的锻炼。他加入清华艺术团,主持节目、出演话剧,在他看来,大学的班级是因为选择专业而在一起,但高中的选择未必是真的喜欢,参加艺术团的同学都是因为兴趣,因而有共同的话题和爱好。

“艺术对科学的启发非常大,因为天马行空的艺术思维更加发散,会让科学思维更加开阔,而一个领域最前沿的东西,也一定是艺术级的,”刘自鸿说,几年艺术团的生涯对他影响很大,即使在今天,“柔宇”在产品设计理念和应用上,都尽量去贴近人们对美感的追求。

或许是受到天马行空的艺术思维启发,在清华读书的日子,刘自鸿总会冒出一些在教室和实验室里无法产生的想法,并“折腾”一些新玩意儿出来。

大二那年,一次参加艺术团的演出时,舞台上的灯光过于耀眼,刘自鸿请灯光师调一下,结果又变得太暗,反复几次才调到理想状态。他就想,为什么不把灯光调节系统做成自动的,设定好参数、感受光的强度自动调节不就可以了吗?于是,他就利用自己所学知识,制作了一套自动光强调节系统,参加了清华的“挑战杯”并获了奖。

刘自鸿从小在南方长大,阴湿的冬季里电热毯必不可少,通常睡觉时打开,半夜热了关掉,冷了还要再打开。为什么不能智能一点?大学期间,刘自鸿一直琢磨这件事。大四时,他查阅了很多医学、半导体的书籍,做了一个传感器,这个象手表一样的东西可以随时监测身体状态,关闭或启动电热毯。凭借这个项目,他代表清华参加了第八届“挑战杯”并获得全国特等奖。

几次参加创新大赛的经历让刘自鸿渐渐懂得,发现生活中的问题,并用专业的知识去解决它,这才是创造价值的方式。即使今天,他也常常告诫团队,有了问题不要抱怨,问题其实就是机会,解决问题其实就是在创造价值。

在斯坦福的大草坪上天马行空地想出了博士研究方向

在清华,刘自鸿有一次颇为“遗憾”的创业经历。他组织了一个10个人的团队,研发出一套“室内运动模拟系统”,可以实现在家里打高尔夫、保龄球。带着这个项目,他们参加了清华的学生创业大赛,拿了最佳创意奖。

“我们还做了原型机,准备拿去创业。”但在那时,国内风险投资并不成熟,投资机构也很少,刘自鸿最后放弃了这个项目。几年后,xbox、ps2等家庭游戏设备风靡全球,这让刘自鸿感觉很可惜。那次放弃虽然遗憾,却也让他懂得了,创业是一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的事情。

创业失利,临近毕业,刘自鸿开始考虑出国,他想去外面看看能不能找到更有意义的事情。

2006年,他同时拿到了剑桥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个是英国有着近800年历史的老牌名校,另一个是以科技创新见长的美国大学。面对选择,刘自鸿把自己关在宿舍里思考了一个星期,并在“水木清华”上发帖寻找帮助,一个从未谋面的人给他写了一封长达四五千字的回信,他最后的建议是,如果想做科技创新就去斯坦福,如果想做理论研究,剑桥是最好的选择。正是这封信,让刘自鸿坚定了去斯坦福的主意,“人生真的很奇妙,一个不认识的人,有时候会改变你的人生轨迹。”

到了斯坦福,按照惯例,导师会列出一些课题和方向供学生选择,这些课题可以得到导师的指导和资金的支持。然而,在导师给出的课题列表里,刘自鸿没有找到感兴趣、可以用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去做的东西。

在斯坦福的大草坪上,刘自鸿又开始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他想到,在人类感知自然的过程中,五官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其中,视觉又占了非常大的比重。因此,视觉显示技术是一个未来有巨大价值的领域。

刘自鸿发现,在视觉技术上,人类先是靠太阳,后来有了日晷、石头刻字、烽火台和现代的电影电视,之所以不断冒出新东西,是人的本能的追求使然。在显示技术领域,这种本能的追求体现为便携性和愉悦感,人们希望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美的东西。然而,目前的显示技术存在一个巨大的矛盾:越来越大、越清晰和便携性之间。

“我有个习惯,遇到问题喜欢去看历史,因为今天是一面镜子,看到多远的历史,也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刘自鸿想到,如果大屏幕可以像纸一样薄、甚至可以卷起来带走,就可以解决显示技术面临的这一难题。他决定以“柔性显示”作为自己的博士研究方向。

“自选项目”没有资金支持、技术指导,刘自鸿的想法给导师出了一个“难题”,按照导师的要求,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写到一张纸上,幸运的是,曾在著名工业企业“德州仪器”任职的导师支持了他的想法,并为他争取到了1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

“在豆腐上盖一栋大楼”

刘自鸿说,在清华,行胜于言的校风让他学会脚踏实地,而斯坦福“自由之风永远吹拂”的校训也让他受益匪浅,“突然一下放开了,就像闯入一个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的感觉”。

只用了不到三年,2009年,刘自鸿拿到斯坦福的博士学位。毕业后,刘自鸿进入IBM,在这家老牌的科技企业工作了近三年。这期间,他对柔性显示领域的想法和激情没有减退过。

“创新创业,就是要敢于天马行空地想象,比如埃隆·马斯克。”采访中,刘自鸿多次提到这位特斯拉公司的创始人,“如果不是敢于想象,他怎么可能站到火箭发射领域的前沿,要知道,这是很多国家都不敢去尝试的领域。当然,这种想象要符合严谨的科学逻辑,而且能通过科学的方式把它实现出来”。

2012年3月,刘自鸿从IBM辞职,开始组建创业团队。同年8月,柔宇科技有限公司在深圳和硅谷同步成立。并先后获得一批国内外知名风险投资机构数亿美元的投资和深圳市政府的支持。

“我坚信,如果符合科学原理,即便创新创业的过程艰难,哪怕被质疑和嘲笑都没关系,一定会成功。”公司成立之初,刘自鸿每月往返深圳和硅谷,甚至在朋友家睡了几个月的地板。

创业的艰难不止物质,攻克柔性显示屏的技术屏障同样困难。与液晶屏不同,柔性屏要在一个极薄的薄膜上做出千万个的晶体管,再把发光的材料做上去,这对技术和工艺的要求都非常高。按刘自鸿的话说,这就像在豆腐上盖一栋大楼。

两年后,“柔宇”推出厚度只有0.01毫米的可折叠柔性显示屏。如今,“柔宇”市值已突破30亿美元,成为全球成长最快的独角兽科技创业公司之一,并在国内外储备了超过700项知识产权。位于深圳龙岗、投资超百亿元的全柔性显示屏生产线正在加紧施工,有望年底投产。

如今,由于在深圳和美国两地同时设立公司,刘自鸿每天早上六点就会来到公司,几乎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超过16个小时,几年来在中美往返的旅程超过100万公里。

得知自己获得世界青年领袖的殊荣,刘自鸿说:“全球青年领袖着眼于用新的方案、新的技术或者是新的服务来为社会创造价值,这与柔宇‘通过技术创新让人们更好地感知世界’的使命是一致的。企业成功的唯一标准,就是能否为社会创造真正的价值并被用户和市场接受。”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