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创新总裁朱顺炎:别想着一夜暴富,阿里内部不玩赛马机制-蜗牛派

阿里创新总裁朱顺炎:别想着一夜暴富,阿里内部不玩赛马机制

自2015年5月张勇担任阿里CEO以来,从确定中台战略,再到升级大天猫,以及最近一次盒马生鲜独立、重组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这家巨头已经经历了5次大型的架构调整。

与以往不同,今年6月18日调整的首要目标是业务创新,邮件中第一项就是重组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任命朱顺炎担任总裁,负责UC及旗下移动创新业务、天猫精灵、阿里文学、阿里音乐。

张勇的邮件发出之后,朱顺炎瞬间在阿里内网成为热搜词,同时外界的疑问也接踵而至:阿里为什么会把创新业务事业群交给他?

作为一名互联网老兵,2007年年底朱顺炎加入UC成为合伙人,并长期担任COO。2014年6月,UC整体被阿里巴巴收购之后,他接连担任阿里妈妈总裁、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总裁等职位,如今是他进入阿里的第五年。

在接受包括36氪在内的媒体采访时,朱顺炎坦诚,这有点像再次创业,当务之急是马上投入状态,激发内部创新。但是在他看来,阿里创新事业群的出发点是解决用户的痛点,内部不会玩赛马机制。失败,对于他来说,也从来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每个人都想要一个确定性的未来,但谁也不能预知确定性”,朱顺炎表示。

不过,朱顺炎面临的难题也十分明显,被并入创新业务事业群的阿里音乐、UC、阿里文学都是相对成熟的业务,如何激发创新?与此同时,事业群还囊括了处于爆发式增长的硬件产品天猫精灵,业务之间的复杂性和重新定位,都需要朱顺炎去给出答案。

阿里巴巴CEO张勇曾在阿里内部分享过一个组织管理方法:学习“用人做事”,而不仅仅是“做事用人”。这一次,朱顺炎会是那个正确的人吗?

以下为包括36氪在内的媒体采访纪要,经36氪编辑:

“为创新而创新,多半会失败”

记者:阿里音乐、阿里文学等并进创新业务事业群,几块业务并不是完全相关,对这几块业务有哪些具体的规划?

朱顺炎:从集团创新的定位上来讲,是释放一个培育更深厚创新土壤的信号。集团布置这样的任务,我的思考是,如果单纯的为了创新而去说创新,这个事情多半会失败的。不是人有多大胆人有多大产的事,而是我们要去分析这个起点,从这个起点往前走,一个一个的胜利,它的路就越走越宽。

其实在阿里内部所有的业务都有关系,UC的信息流和搜索引擎会有电商,也会和文娱的业务有连接,不是说通过业务一定有没有联系来判断的。业务之间的联系不管在哪个部门,不管是哪个事业群大家都可以坐在一起去探讨,把这个事情做了。内在逻辑就是说,我们在创新事业群里放的几个主力的BU都是以创新为自己主要的任务。

记者:外界的理解是,这次架构重组是把原先在大文娱下面表现比较平淡的业务放到创新事业群,这种观点和评论怎么看?

朱顺炎:这些东西逻辑上成不成立?如果说不好做的、没希望的业务给我,那还犯的着大张旗鼓的发个邮件吗?这也是不可能的事。那你说阿里其它的业务都好做,就我这个不好做,那我也不认,比我这难的还多了去了。

现在的市场确实非常激烈,这是一个已知的状态。我们所谓的业务好做、不好做,你说都没有竞争对手就你做,那我觉得也挺难,人家都不愿意做就你做,这不更难做吗?

这个事情倒不是说它好做不好做,而是组织强化这么一个东西的时候愿意调整组织,是严肃认真的,对内对外都是个态度。

记者:但是像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都是相对成熟和稳定的业务,在一个成熟和稳定的业务里怎么激发创新?

朱顺炎:我说要创新业务的三个原则:第一独立思考:不依赖原有业务资源和路径,有独到的产品哲学 。第二从小到大:相信新生事物的生命力,有耐心从0到1 。第三树立英雄:打破大公司体系内的求稳状态,激励个人英雄出现。

独立思考,一个业务从小到大,是你自己想点的,我用机制来保证英雄的涌现,这是一个原则性框架。原则性的框架下我们已经激发出了很多创新的业务出来,此前大家都知道的VMate是因为规模已经做得比较大,集团愿意做进一步的加大投资,用市场化的方式加大投资,这个市场化的方式不是让其它的机构给钱,而是集团自己投自己,而且以市场化的方式运作:你这个项目好就继续投,项目有问题团队也要承受发展的压力。

记者:对于新的创新业务事业群,张勇有给你制定KPI吗?

朱顺炎:集团所谓的KPI就是创造新的,创造未来,以阿里的体量创造一个什么东西才是觉得有未来?你肯定要创造一个淘宝、天猫,创造一个支付宝这种级别的。但是在具体实施的时候,老逍(张勇)不会说你给我搞一个淘宝出来,包括我们集团也不会这么想。任何人的出发点要这样,就绝对是忽悠人的。所以说一个比较现实的情况是,在创新事业群好好的做创新就行了。然后我们配备有决心、有耐心、有信心的负责人,去领着大家去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相信在追求你的使命、完成你使命的过程中,自然而然的会出现这个结果。

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个概率,假如说我有十几个非常好的项目,它就有可能出现一个现象级产品。如果说你都没项目,在这喊口号,没有出路。其实你在一味追求结果、冒风险的时候,你始终没有站在市场的前沿。

做产品不要拔苗助长,不要想着一夜暴富

记者:你之前说创新业务的目标不是做一个单点创新的产品,而是以从阿里内部孵化创新产品的能力、机制、体系,这样一套创新机制具体是怎么做的?

朱顺炎:创新无非就是几个,一个是创始人的创新,你想做啥就做啥,组织团队,只要你有钱有人,资源没那么多约束你就干,干成了你继续留,干不成自己的公司关了算了,这是所有公司比较常规的模式。

还有一种创新比较有组织化的方式、机制去保障做一些事情。当公司最早的创业者逐渐老化,创新就来源于年轻人,他们去做创新的时候要把周边所有的事情都理顺,这个时候公司就要去设计机制和体系,把他们服务好就行了。 所谓的机制本源就在这里,你服务好这些人,你愿不愿意看到他成长。

记者:判断一个创新的点子和产品,你的方法或者逻辑是什么?

朱顺炎:最基本的就是要新,起码我没见过。当然现在发现做出让我没见过的东西太容易了,因为我用的东西太少了。那么我就要筛选第二次,这个东西好不好只需要避免一个问题,就是团队不要为了数据而数据,团队如果为了数据而数据,那很简单,我就不给钱。我不给钱你还能把数据做上来那你肯定是牛的,你筛选完了之后,你再看它核心的团队起码要有市场竞争力,竞争对手都打得过,才会判断你值得做不值得做。

记者:现在所有的创业项目都是通过你去把关吗?还是内部已经有一个组织对创新项目做一个调研或者是审核?

朱顺炎:一个项目,一个东西在它立项的时候因为受资源的约束,不能说只要是个点子就干,这是比较难的。互联网的产品有个先天优势,产品上线的第一天数据就出来了,你去洞察它,上来用户用的都不惊喜,怎么能叫好。团队不给你钱你怎么把用户弄来,你说我弄不过来,那说明你这个东西不行,你这个好东西为什么人家不用呢,我又没说10亿人用,我只要两万人用你都弄不来。

所以我们不是真正的帮大家把关, 而是帮大家真正的严格按照一个事物发生发展的规律去做,不要想着拔苗助长,不要想着一夜暴富。

记者:如果是新的领域,怎么判断这个东西是否可行?

朱顺炎:这个时候我是特别痛苦的,会反复的挑毛病,有时候也是一咬牙,就做一把试试看吧,没办法,因为万一评估的时候错过了这个时间,你也是错,你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这个是挑战很大的。

记者:很多东西在孵化的时候会考虑矩阵,你们会有这种想法吗?

朱顺炎:现实发生的情况不是我想要什么矩阵,是人的惯性。为什么创新事业群,为什么集团觉得有必要把我的范围扩大一点,人是有惯性的,你在这个里面各种角色的丰富性增多了,以后你做出来的项目就是丰富的。很少出现一个情况就是所有部门的人来大家都想一个点子。最后大家觉得五花八门,我为了吹牛,肯定说是矩阵,都是关联协同的,都打赢了以后我也会这样吹牛的,但今天我觉得我肯定不会这样说,但最终应该是要这样。

失败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记者:你会鼓励同类型的项目做赛马机制吗?

朱顺炎:我不鼓励。

记者:新项目多长时间没有做到你满意的程度就会撤掉?

朱顺炎:这是一个动态的去决定的过程,有些是行业规律,平均的。就像一个小公司你说你干多久了你就心灰意冷了,一般的公司会这样,我钱不花完我是不会死心的,在我这里肯定不能这样,我这个钱也花不完,那些人总有事情干。

但是我们会看,你做这个东西你找用户的程度,你一直找不到那个点的时候,你就要开始反思的,是竞争对手比你好,还是我们还没想出来,还是这个领域错了。所以我说项目开始的时候我很难受,结束的时候我也很难受,我就要和他一起想想。但是一般来说如果竞争对手远超过我们了,比我们做得好,我马上就结束,这个是铁律。为什么呢?我们就是要服务社会、服务用户,人家比你解决的好,那挺好,就让人家解决吧。

记者:为什么不再追一追?

朱顺炎:历史表明很难翻盘的,因为你作为后来者,你要去付出可能好多倍,十倍的代价去追上人家,太功利性了,因为我也不是做一个生意赚你的钱,无所谓的,你要有这个心态。你比我做得好,这里面还暗含一个条件,要么比别人做的晚,要么别的团队比你先找到突破口,你还跟着人家去做,你能比别人把时间抢回来吗?

记者:不考虑这种小概率事件?

朱顺炎:这不是小概率,是零概率,因为人家已经领先了,说明你比人家犯的错误多,有时候我们就得认,失败不是什么不能接受、很丑的事情。

人口红利消失,是以前做的事情太容易

记者:怎么看待人口红利消失,互联网巨头都开始去产业互联网拓展To B市场?

朱顺炎:大家说人口红利消失了,那是以前的事情太容易做了。本质上竞争强度还是会很大。有人口红利的时候又有几个公司胜出呢,也不是说你进来就胜出。

现在所谓的人口红利消失,难道说没有公司会胜出吗?这个其实都是一个感觉。从2B的角度讲,大家为什么现在对2B的业务讨论的比较多一点点,2B的业务确定性相对来说可能看的比较清楚,当然难度在于,大家都看到确定性了,你怎么胜出,这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相信你在一个领域胜出,一定要有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能力,真正的想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道理还是相通的。

记者:关于天猫精灵,这次调整之后有人说天猫精灵是降级了,把目标调整的更为理性,能不能这样理解?

朱顺炎:我要强调一个事实,天猫精灵团队是一个胜利的团队,创业创新找到胜利的感觉是至关重要的。创新业务最大的让人开心的地方,就是面对将来的不确定性,产生的这种不断前进的动力。真的有一天它就是这么个东西了,其实这个斗争就结束了,你就不是创新业务群了,你这个东西是什么样,大家就给一个定论。

记者:天猫精灵未来还会不会以补贴追求量?

朱顺炎:我只能给大家讲,我会做正确的事情,补贴是正确的我一定会补,如果补贴不正确我一定不会做。我还是强调天猫精灵现在的市场地位是团队执行了正确的策略方法打出来,不是从天上出来的。我只要把正确的事情都做了,有一些低效的,值得修正的事情,把它去掉,从胜利走向胜利,不断的往前冲。

记者:集团对创新业务事业群提供了哪些具体支持?

朱顺炎:最大的支持肯定是明确的负责人,所以我认为最大的支持就是我,其它的都是通用资源,钱其实真的不是第一要考量的,投给人家公司也是投,投给我们为什么不能投呢?关键是你能不能够通过大家一起努力,一仗一仗的打胜。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