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斌:疫情之后,科技孵化将迎来“加速器”时代-蜗牛派

汪斌:疫情之后,科技孵化将迎来“加速器”时代

  孵化器行业现状

  今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给广大中小企业和众多孵化器带来巨大的影响。根据清华大学朱武祥团队近期对995家中小企业的调查,如不及时复工,2/3企业的资金维持不超过两个月。作为服务中小微企业的孵化器,创孵研究机构-韵网最近对744家调查显示:近一半运营资金维持不到三个月,因此孵化器行业也面临一场巨大的生存危机。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迫使所有孵化人在逆境中反思,探索产业升级之路,怎样才能度过“寒冬”?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直言不讳的说:“一直以来,孵化器都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式”,这话很刺耳,但是道出了行业真相。

  现在的孵化器大部分是“重资产”经营,首先租来一片场地,再出租给一批创业企业,日常收入除一小部分来自培训、咨询及中介等业务,大部分还是靠物业差价和政府补贴来维持运营,基本还是“二房东”模式,这种情况就导致孵化器场地越大,压力越大,风险越大,尤其现在遇上疫情,更是雪上加霜。

  孵化器核心竞争力分析

  2018年12月,科技部颁布《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办法》,明确提出孵化器主要功能是围绕科技企业的成长需求,集聚各类要素资源,推动科技创新创业。国家对孵化器行业的引导趋势是更加注重孵化质量和水平。因此一部分孵化器未雨绸缪正在转型,但大部分还未行动。

  清华老校长梅贻琦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孵化器同样如此,要提高孵化质量,提升孵化绩效,需要的不是规模惊人的孵化大楼,也不是金碧辉煌的办公环境,而是有一批精通科技孵化业务且善于集聚资源的经营者,尤其作为孵化器创始人更应是这方面的专家。因此,一个孵化器成功与否,不在于“形”,而在于是否拥有科技孵化的“专家”。笔者认为孵化专家一般具备三大核心要素:经验、资源和资本,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核心之一:经验

  科技孵化的目的是“化”,过程和手段是“孵”。靠什么去孵?靠温度、靠能量。通过“赋能”使孵化对象更容易“破壳而出”。“经验”在孵化早期是一种极为可贵的能量。它能极大地帮助创业者减少试错成本,少走弯路,短期内迈入正轨。孵化专家拥有丰富的创业经验,有的就曾在科创企业深耕多年,在技术革新、企业管理、市场推广、媒体运营等方面有着扎实的实践基础和知识积累,因此创业者可从中汲取大量的养分。

  打个通俗比方,将初创企业视为“新生儿”,那么孵化专家就是“育儿嫂”。在北京,普通保姆月工资四五千元,而育儿嫂月工资一万五左右,这种差异正是“经验”价值的体现。因为育儿嫂不仅能在婴儿生活起居等给予精心照料,而且懂得医护常识和科学喂养,帮助婴儿健康成长。企业早期都非常脆弱,会因各种原因不幸“夭折”,因此孵化专家的“经验”正是一剂良方。有这样的“育儿嫂”全心呵护,创业者就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从诞生之初就“赢在起跑线上”。

  核心之二:资源

  要做好科技孵化,“资源”是关键。丰富的产学研资源,可为成果孵化提供最适宜的温度和土壤。企业从种子期开始,要经历萌芽、成长、壮大的过程,一路的艰难险阻,数不胜数,因此对于优质资源的需求,十分渴望。

  创业者不管研发多么好的产品,设计多么有价值的服务,如何开拓市场、生存下来才是王道。但创业之初,面临产品粗糙、没知名度及成本过高等不利因素下,如何找到种子用户,进行有效推广,对创业者是个难题。而孵化专家市场意识敏锐,对症下药,一方面了解“孵化”规律,明白企业每个阶段的成长需求,另一方面通过他多年积累的广泛资源,促成企业与资源精准对接,降低交易成本,赢得宝贵的发展机遇。

  在科技孵化过程中,创业者是艰苦跋涉、九死一生,孵化专家搭建了通往产、学、研、媒、金等各类资源聚集的创业生态系统,铺就了一条快速发展的高速公路,为创业者保驾护航、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从而大大提高创业成功的概率。

  核心之三:资本

  在科技孵化过程中,“资本”始终是企业发展的命脉,先关系到“好苗子”能否存活、后关系到企业“蛋糕”能否做大。对创业者,融资一直也是难题。作为孵化专家要高效服务,还应具备过硬的投融资能力,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和广泛的融资渠道。一来在企业初期能投入一笔小钱,解决燃眉之急,二来凭借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为企业快速扩张时对接大资本。

  因此,拥有三大核心要素的孵化器,才是广大创业者迫切需要的。

  孵化器商业模式探讨

  以上三大要素构成的孵化器,笔者认为其健康发展还要三个条件:一、孵化器应当“小而美”或“专而精”,不是“大而全”,因为在“能量”一定的情况下,孵化器越大,企业得到的能量越小。二、每个专家不是万能的,孵化器可以采取合伙人模式,集众家之长,提供周到服务,同时自身也分散风险。三、无形资产和现金同时入股,因为“经验”和“资源”两种无形资产,是孵化专家多年辛勤努力的结果,十分宝贵,但又是创业者的刚需,因此在双方高度认可的情况下,可以设计这样的“投资方案”:被孵企业10%的股份,若市场价值是100万,可让孵化器出资30万,“经验和资源”打包成70万,换取这10%的股份(具体比例需双方商榷)。这样孵化专家“真金白银”投资了创业者,多年积累的无形资产也初步“变现”,而创业者得到孵化专家的“嫡系真传”和优质资源,还有雪中送炭的资金,用一小部分股权换来大咖合伙人的加盟,十分值得,并且陪伴身边,创业雄心倍增,成功概率大大增强。

  综合以上分析,三点相结合就是一个孵化器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双创升级”急需大批科技加速器

  众所周知,科技创业的载体一直是按“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区”的产业链来划分。2017年6月,科技部办公厅印发《国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十三五”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要完善“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的创业孵化链条建设。2018年6月,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众创空间、孵化器及加速器分别是5739家、4069家和500多家;2018年3月,国家发改委公布产业园区(含高新区和经开区等)是2543家,由此可见处于孵化前段的众创空间和孵化器数量最多,产业化后端的园区数量也不少,恰恰在发展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加速器却数量偏少,而且国内对“科技企业加速器”至今没有明确定义。

  笔者多年前就认识到加速器对我国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的重要性,陆续在《科技日报》等媒体发表多篇文章呼吁此事,认为科技加速器也是孵化器的一种,是孵化器的高级阶段,具备以上三大要素和三个条件的孵化器,孵化双方建立合理的产权关系,成为优势互补的利益共同体,真正激励孵化专家,为“好苗子”发展全力加速,可以称之为“科技企业加速器”。

  2014年9月,“双创”热潮开始席卷神州大地,众创空间和孵化器等创业载体发展成井喷之势,短短几年就达到12000家,为一大批中小微企业创新创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但不可否认,他们大部分提供的仍是“普通保姆”式服务,比如:场地出租、企业注册、财会记账及政策培训等,其实创业者最需要“育儿嫂”式服务。

  2018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也明确要提升孵化机构的服务水平。为巩固“双创”成果,夯实“双创升级”,因此急需发展大批科技加速器。

  疫情之后,那些被创业者认可的加速器,“好苗子”一定还会紧跟他们,共克难关,脱颖而出!而有一批孵化器面临重重困难,生存不下去,这是不幸,但也惊醒大量还躺在“温床”上的从业者,开始反省,培育核心竞争力,早日往加速器转型,否则今后还要被时代淘汰。

  笔者深信随着国家一系列应对疫情有力措施的发布和“双创升级”政策的支持下,孵化器行业通过这次凤凰涅槃,必将迎来“科技加速器”时代!

  作者:汪斌,北京高精尖科技开发院院长

  来源:中科产业化智库

(责任编辑:赵丹)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