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看阿里权力迁移-蜗牛派

从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看阿里权力迁移

阿里巴巴无比清晰的战略版图一直要得益于有马云这样屹立不倒的精神领袖与企业领袖的存在,马云通过个人号召力建立了一套极为一致的企业文化与价值观,并依靠之组建阿里牢固的“权力金字塔”,来操控阿里巴巴——全球最大电子商务公司,这样一个庞然大物。

随着16号晚上,阿里在新提交的招股书中披露最终的合伙人“27人名单”,这个权力金字塔的全貌已经越来越清晰,集团内部权力的迁徙途径也逐渐显现。

尽管无论是谁进入合伙人名单,名单上所有人必定效忠于“塔尖”——阿里集团的创始人与永久合伙人马云。但金字塔的中坚力量却总有权力换手、座次更迭,这样才足以保证最新鲜、最活跃的血液能源源不断注入,支撑这个互联网巨人艰苦的乱世征途。

马云为“中坚力量”合伙人的甄选设置了并不宽松的门槛:需要在品德、价值观、对公司的贡献等方面符合要求,除了马云和蔡崇信为永久合伙人外,其余合伙人在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公司或关联公司时,即从阿里巴巴合伙人退休。每年合伙人可以提名选举新合伙人候选人,新合伙人需要满足在阿里巴巴工作或关联公司工作五年以上;对公司发展有积极的贡献;高度认同公司文化,愿意为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竭尽全力等条件。

正如2013年马云在内部邮件中回望十八罗汉十四年“二次创业路”感慨的那样:“14年前的今天,阿里巴巴18名创始人正式走上了创业之路。4年前,也就是阿里巴巴十周年庆的时候,我们宣布18名集团的创始人辞去“创始人”身份,从零开始,面向未来。”

一旦阿里赴美上市的钟声敲响,对于阿里的“27人”合伙人阵营,这未尝不是新的“创业路”。

一、“创始人”概念更加淡化

1999年2月20日,年初五,在一个叫湖畔花园的小区,16栋三层,十八个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动员会。屋里几乎家徒四壁,只有一个破沙发摆在一边,大部分人席地而坐,马云站在中间讲了整整两个小时。彭蕾说,“几乎都是他在讲,说我们要做一个中国人创办的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张牙舞爪的,我们就坐在一边,偷偷翻白眼。”

公司的启动资金是50万,十八个人一起出钱凑的,马云并不是没有这笔钱,但是他希望公司是大家的,所以十八个人都出了钱,各自占了一份不同比例的股份,写在一张纸上,很简短的英文。签上名字之后,马云让大家回去把这张纸藏好,从此不要再看一眼,“天天看着它做梦,我们就做不好事。”

这个桥段几乎是媒体最喜欢引用来验证以马云为中心的十八罗汉共同创业、甘苦与共深情厚谊的段子。所以,无怪乎,之后2009年马云提出“合伙人”制度,实现创始人到职业经理人的过渡,被视同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

然而,现实的版本中,十八罗汉还远没有位高权重到“功高震主”的地步。其中少数人离职,三四个人在高层,其余人多数在中层岗位默默无闻,成为阿里名副其实的“中坚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创办淘宝网的骨干孙彤宇,帮助淘宝网从一个小网站成长为最大的网上消费市场,是早期阿里巴巴最大功臣之一,仅次于马云的二号人物。2007年12月24日,马云发内部邮件宣布高管轮休方案后,2008年3月1日,孙彤宇即告辞职,创办博卡思教育软件公司,后成立的盒子世界儿童虚拟社区成为阿里系下一家公司。其妻彭蕾,有女版“马云”之称,倒成为了马云的肱股之臣,现任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更是去年马云退休后“接班人”的热门人选之一。

此次阿里巴巴公布的合伙人名单中,18名创始人中仅有7人进入了阿里巴巴合伙人团队,分别是马云、蔡崇信、吴咏铭、彭蕾、戴姗、金建杭和蒋芳,在合伙人中占比尚不足三分之一。

二、内部提拔良将成后起之秀

2013年年初,阿里调整组织架构,由之前的“七剑下天山”调整为25个小事业群,是阿里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组织结构调整。虽然运营小公司化之后,整体架构略显琐碎。然而业内表示,背后隐现“大淘宝”系的布局,而且这次的调整,毫无疑问仍然是马云思想中建立“阿里生态系统”而非“阿里帝国”的一次完全贯彻与体现。

25个小事业群共分由九位阿里高管统领,包括姜鹏(三丰)、张勇(逍遥子)、张宇(语嫣)、吴泳铭(东邪)、张建锋(行颠)、陆兆禧(铁木真)王坚、叶朋(傲天)、吴敏芝。其中陆兆禧、姜鹏、张建锋、张宇、吴敏芝都是阿里培养的“内部人”,加上创始人之一的吴泳铭,共占据六大重要岗位。

而阿里现任CEO,马云的继任者陆兆禧也是在阿里内部一步步摸爬滚打起来的。他1988年考入广州大学学习酒店管理。大学毕业后,从服务生一步步地做到大堂经理、客房经理、餐厅经理等职位。1997年,陆兆禧和朋友合伙成立一家网络通讯公司。两年后,陆兆禧在阿里巴巴工作的一位好友力荐他去阿里巴巴。

之后在阿里,陆兆禧历任华南大区最高负责人、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任支付宝总裁、淘宝网CEO兼总裁及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2013年3月11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宣布,任命陆兆禧为集团CEO。

马云还对陆兆禧的业务能力、学习能力和领导能力等多方面进行了称赞。“不仅仅热爱并熟悉集团各项业务,参与阿里的文化和组织建设,培养了众多人才,而且有自己独特的领导风格和魅力。对新事务的欣赏和学习能力,对关键问题的判断和决断力,以及强大的执行力令人印象深刻,更重要的是,在阿里13年的经历造就了他乐观且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对小企业,消费者的忠诚和感恩。”

而在2004年前进入公司,由公司自我培养出来的合伙人共有9位,是陆兆禧、姜鹏(三丰)、彭翼捷(翼捷)、童文红、王帅、吴敏芝、张建锋(行癫)和张宇(语嫣)。

三、阿里后职业经理人时代

2009年,阿里创始人辞任,朝职业经理人制度转型。然而情况在2010年急转直下,这一年阿里清理了约0.8%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原淘宝网CEO陆兆禧接任。

卫哲、李旭晖之后,马云个人乃至阿里对职业经理人的重用势头一时之间都陷入了停滞。某主流媒体的官方微博分析了卫哲“被辞职”其中两点原因耐人寻味:阿里巴巴上市初期,卫哲此前的身份可以迎合投资者,至今任务已完成;阿里巴巴创业团队重新被重用的大势。

而近几年,除了张勇,阿里的职业经理人高管先后出局。包括阿里原CEO卫哲、COO李旭晖、李琪、CTO吴炯等。更有高管透露,职业经理人先后出局导致阿里“无良将可用”,以至于阿里对抗腾讯的通讯工具“来往”是由马云的夫人、十八罗汉之一的张瑛出马主导。

内部将“来往”戏称为M11所主导的项目,M11指的就是张瑛,而马云在内部级别不过是M10。退出公司管理许久的张瑛从去年夏天起开始频繁出现在“来往”的产品例会上,上述人士称,早期“来往”员工在开会的时候,张瑛会发语音信息过来说Logo要修改成怎样怎样。而马云对此的态度一直是默许,这才是陆与马云产生冲突的原因。

“阿里现阶段缺乏像卫哲一样在乱世中拼斗之人,无将才可用,张瑛才会出马救场。”上述高层人士称。

然而,从阿里披露的合伙人名单来看,或许集团内部已经意识到并非长久之计。所以,才有了今年三月的COO张勇代替陆兆禧管理无线业务的人事更替。张勇对客户、市场需求方面敏感要远超过陆兆禧“大工业时代”的人海战术。张勇是财务出身,曾在安达信、普华永道两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2005年加盟网游公司盛大,历任财务总监、副总裁兼CFO。

随后的四月份,阿里小贷原负责人胡晓明调任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首席风险官。在传统银行势力与监管层纷纷开始对阿里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虎视眈眈之时,最早开始进入互联网金融研究的胡晓明担任此职务可谓是临危受命。

而出身杭州市公安局刑事侦察支队的邵晓峰,充当阿里集团首席风险官,负责协调各子公司之间的运营,直接向马云报告,俨然已成心腹。

此次有11名阿里合伙人是在2004年之后进入公司,系公司从社会各界引进而来的高层次管理人员,涉及财务、法务、技术等各个专业领域。在他们当中,最早加入的迄今为止已在阿里工作了近9年,名单中包括樊治铭、胡晓明(孙权)、井贤栋、刘振飞、邵晓锋、Timothy A.STEINERT、王坚、武卫、俞思瑛、曾鸣、张勇(逍遥子)。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