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宣布提前卸任-蜗牛派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宣布提前卸任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14日宣布将在8月31日正式离任,提前一年结束第二届4年任期。这一核心贸易多边机制需要“加速”选出新的“指挥官”。

继多哈回合谈判2015年流产、上诉机构这一核心争端解决机制去年底“停摆”,世界经济和贸易秩序受到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浪潮冲击,又遭遇新冠疫情危机,世贸组织及其新领导的使命,紧迫而沉重。

【新闻事实】

在世贸组织164个成员代表参加的特别视频会议上,阿泽维多宣布提前卸任的“个人决定”。他说,这一决定符合世贸组织“最大利益”。

阿泽维多1957年出生,巴西人,上世纪80年代入职巴西外交部,2008年起担任巴西常驻世贸组织代表,2013年9月起出任世贸组织总干事,2017年9月成功连任,是世贸组织第六位总干事。

世贸组织网站介绍,阿泽维多在两届任期内致力于提升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贸易能力,推动取消农业出口补贴以及信息技术领域多种产品关税。

法新社报道,阿泽维多享有“共识筑造者”美誉,在其第一届任期内,世贸组织成员2013年底达成组织1995年创建以来首项多边协议,推行全球关税手续全面改革。

阿泽维多离职的决定有些“突然”。一般遴选继任总干事的程序需要在现任正式离职前9个月启动,而现在只剩3个多月。

阿泽维多说,他提前卸任,以及线下会议等组织活动因疫情暂停,可以让成员尽快决定继任人选,以便集中注意力筹办暂定2021年中旬以后举行的第12届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

他强调,面对疫情冲击全球经贸,世贸不可坐视不管;尽管这个机构不完美,但不可或缺。疫情暴发后,他曾呼吁各国政府避免限制食品和医疗物资出口。

对阿泽维多离任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回应“我觉得没什么”,并重弹老调“WTO很糟糕”“对美国不公平”。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说,取代阿泽维多的人选不好找,美方“期待参与”遴选新总干事。

【深度分析】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70多年中,世界建成一个自由贸易体系,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及其进化而成的世贸组织制定了这个体系的规则,并承担维护、管理体系和监督体系成员行为的角色。

运转25年的机器需要自我更新,尤其要适应世界经济和政治新形势。在多哈回合贸易谈判陷入僵局后,呼唤世贸“改革”的声音越来越多,但很少有人否认并从根本上动摇世贸组织在维护全球贸易秩序方面的功绩和地位。直至阿泽维多第二届任期,全球贸易秩序遭遇美国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以加征高额关税等单边行动迫使贸易伙伴与美重谈双边协议,去年美方更以拒绝批准法官任命的方式让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陷入瘫痪。

阿泽维多提前交出“指挥权”,恐怕也出于无能为力的“心累”。

他说,世贸组织需要一名新总干事,应对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新现状,这个组织“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不能磋商,一切停摆”,“如果我继续留任,一切都不会改变”。

代表美国100家企业的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主席鲁弗斯·耶克萨呼吁继任总干事推进WTO改革、抵御“疫情后世界不可避免兴起的(贸易)保护主义浪潮”。

瑞士圣加仑大学国际贸易学教授西蒙·伊文尼特说,新的总干事需要把世贸组织“重新黏合起来”,必须要求所有主要成员尊重其权威,所以最好由“政务资历很深或全球地位较高”的人来担当。

美国去年公开挑战世贸组织权威时,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查德·鲍恩强调世贸组织对于美国的意义:撇开世贸组织,美国固然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制定对他国贸易条件,但那同样意味着他国可以这样对待美国;没了世贸组织,美国可能不得不介入协调与其利益相关的他国之间贸易纷争。

【即时评论】

世贸组织建立了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体系,多年来维护着贸易关系的“和平”;一旦这个体系被严重削弱甚至彻底破坏,世界贸易可能重回“丛林法则”当道的混乱状态;世贸组织需要与时俱进,但现在没有其他组织可以取代它。世界和美国都已经不是二战结束时或者世贸成立当年的模样,而面对汹涌疫情带来的危机,更加需要加强多边协作、而非单边霸权。

【背景链接】

世贸组织总干事是世贸组织秘书处负责人。总干事除任命秘书处职员、确定职员任职条件和职责并领导其工作外,还负责向世贸组织预算、财务与行政管理委员会提交世贸组织年度预算和财务报告等。

多哈回合谈判中,总干事兼任贸易谈判委员会主席,在推进谈判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总干事在保证争端解决机制正常运转方面也有重要作用,例如在争端方无法就审理案件的专家组成员达成一致时,总干事可指定专家组成员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