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目标三年成为政企客户首选云服务商-蜗牛派

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目标三年成为政企客户首选云服务商

一则华为“关闭”私有云业务的消息让云计算的江湖变得不再那么平静。

消息援引任正非近日的讲话称,“这次(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关闭了GaussDB,关闭了私有云业务(包括线下的大数据存储),我是坚决支持的。”

单从字面上理解,华为似乎要准备放手眼前已过百亿规模的私有云市场,而在这一市场,华为一直处于领军者的角色。即便是在华为内部,关于云业务的调整声音也一直没有间断。今年1月,华为成立云与计算BG,IoT、私有云等团队也陆续融入Cloud BU,云业务成为了这一BG的核心业务。

华为放弃私有云和GaussDB,是为了做生态?这是华为内部的资源分配和业务斗争?面对外部噪音,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表示,“早期的云,解决的是资源的问题,包括资源极致的性价比和弹性伸缩,而今天的云要解决面向未来政企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升级的问题,一个数据库加中间件就可以包打天下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

华为云总裁郑叶来

“现在老有人替我们操心,但私有云的整合不仅一个人没走,团队整体的目标还比过去大了很多。”在他看来,如果华为未来还用传统卖软件的方式来做云,不可能持续成功,反而可能是一地鸡毛,必须改变交易模式全面走向云服务。

市场是最好的试金石。自2017年华为宣布战略投入公有云,三年时间,华为云从others冲入中国前三、全球前六。面对马太效应尽显的云计算江湖,郑叶来说,未来能活下来的,全球就是四五家,华为希望用三年成为政企客户首选云服务商。

5月15日,华为正式对外发布全新的政企战略并同时展示了基于“华为云擎天”架构下的混合云服务华为云Stack,无疑,这一市场将成为检验华为云业务新能力的关键所在。

政企智能升级已进入深水区

政企市场俨然成为这几年国内云计算厂商的重点攻坚项目。从0.01元的厦门市政务云“中标”事件到5000万重庆市政务云项目遭几大云巨头“争抢”,云计算市场的硝烟正在蔓延。

以政府市场为例,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中国政务云发展白皮书(2018)》中曾预测,至2021年国内云计算市场总规模将达到1858亿元,其中政务云以813亿元规模占比高达43.8%。

2019年9月底,重庆市大数据应用发展管理局发布政务云平台采购公告,预算金额为5000万元。从金额来看,5000万的单子与一线城市政务项目动辄上亿的采购数目相比并不是什么“大蛋糕”,但却遭到了激烈竞争,最后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紫光云4家入选。

有业内人士评价,这是政企云赛道秩序正在重新建立,互联网厂商向B端的入局正在侵蚀传统IT厂商的地盘,也有说法认为,这代表了云市场的发展趋势,一个由众多厂商分割的多云时代正在到来。

这种趋势的变化在华为云来看,正是机会。

在上述华为云“政企战略”发布会上,郑叶来表示:“在新基建时代下,算力成为新的生产力,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云、AI、5G则是新的生产工具,新型数字基础设施正在为政企数字化转型注入新动能。而云服务是政企智能升级的必由之路,特别是在新基建时代,大型政企开始进入‘上云’的快车道,越来越多的政企机构正逐渐将关键业务迁往云端,并在云上加速构建新型应用。

“政企智能升级已进入深水区,客户一直期望部署在自己机房里,自主建设、自主运维、监管要求。但挑战也很大,服务如何快速更新迭代,AI、大数据等新业务上线后需要更专业的运维能力,如何在合规的前提下获取开放生态资源,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郑叶来说。

具体来看,当前政企智能升级面临四大挑战:第一,传统IT服务少、更新慢,如何更快获得云服务能力和创新?第二,如何打破封闭,获得更开放的生态应用?第三,如何实现更安全的数据本地部署?更有效满足管理和合规诉求?第四,如何获取专业化的运维能力?

此外,行业竞争的加剧让新业态层出不穷,产业颠覆也在加速,这意味着企业需要加速数字化、智能化,需要快速获取AI、大数据、DevOps等新能力。而标准的软件版本模式,不具备快速迭代,快速试错的能力,发布就可能面临落后两年或者更多的局面。

“中国的企业,特别是这次疫情的发展,都有非常强的诉求主张,移动互联网化,数字化企业、智能化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获取一些云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用传统的思维模式和传统的方法来做的话,是走不通的。”郑叶来说,谁越早地使用云服务,谁就越有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取胜。

在华为看来,云服务时代,交付是交易的开始,这就需要从提供产品包转向云服务,无法快速升级演进的产品包就是耍流氓。

基于此,在当天的发布中,华为推出了华为云Stack,该产品是位于政企客户本地数据中心的云基础设施,能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此外,华为云Marketplace推出的混合云专区,让客户在本地管理界面上可以一键获取海量优质行业应用,以达到通过管理一朵云、数据一盘棋、应用一张网,实现用户视角一朵云的效果。

郑叶来表示,基于“云联邦“技术,客户可以实现跨云的资源池精细管理和业界唯一的多级运营运维能力,通过精细化分权分域,对不同地域、部门、应用的资源授予和管控,让政企客户像管理部门一样管理云。而基于华为自身数据治理成功实践,华为云Stack支持企业构建融合数据湖,客户可以利用数据治理平台DAYU和一站式AI开发管理平台ModelArts实现数据一盘棋管控,做到每比特数据的价值最大化。

“做云要敢投敢坚持”

2017年3月,华为Cloud BU成立。三年后,华为云从“others”冲入中国前三全球前六。

根据调研机构Gartner今年4月发布的最新《Market Share: IT Services, Worldwide 2019》研究报告显示,华为云全球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第六,增速高达222.2%,全球增速最快,中国市场排名前三。

郑叶来说,目前华为云“最痛苦”的时间已经过去。

“在Cloud BU成立之初,还有有很多‘高人’指点,比如应该如何对待数据,如何定义边界,还有和私有云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郑叶来说,事实证明,华为云在过去几年的方向选择是对了。他未来希望用三年的时间,成为政企客户以及云原生的客户首选服务提供商。

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郑叶来列举了三条理由。

“首先,做云服务这个生意,其实是ToB市场里面最苦逼的生意。需要做全堆栈的投资,研发一万人是最基本的数字,否则都是打酱油的。现在云的头部厂家,都在做芯片和硬件,不做芯片和硬件根本不可能有竞争力。未来是系统协同,软硬件协同,这个投资的深度和广度是非常大的,华为有幸从在做IT产品线那几年,把该投的芯片和硬件系统的全投了。”郑叶来说。

“其次是战略的耐性。华为每一个产业的投资盈利的周期大致是8年左右。第三点是日益发展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尤其是新一代生态系统需要端云协同的全球布局。”郑叶来表示,华为有足够的耐心和坚持投身云服务市场。

“软件架构憋了三年,硬件做了八年,今年这个华为云擎天架构慢慢出来了。”郑叶来表示,目前只有极少数厂家能把公有云和私有云架构做成统一架构,因为公有云和私有云两个团队各做各的是最简单的做法。华为专门有一个统一的组织一直在运作中,软件架构CloudBU一直亲自抓,下了决心做这件事。

华为认为,混合云是真正的以客户为中心,站在客户角度看的是一张网。一季度华为海外的虚机增长了26倍,需求旺盛,郑叶来也希望更多的客户用云服务的方式接入华为云。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