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繁降价引发车主集体诉讼,特斯拉一边应诉一边继续降价-蜗牛派

频繁降价引发车主集体诉讼,特斯拉一边应诉一边继续降价

特斯拉公司5月将上海生产的Model 3标准版车型在中国直接降价1万元之后,5月14日国产Model 3长续航版车型在中国又变相降价2万元。

5月14日,有外媒放出风声,特斯拉Model 3长续航版价格将下调2万元。下午17点20分,特斯拉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消息,表示在7月22号补贴过渡期结束后,国产Model 3 长续航后轮驱动版售价将保持为人民币34.405万元,即消费者到手价不变。

“7月22日之后补贴就没了,价格本应该涨的。”特斯拉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而现在价格保持不变,相当于降价。目前Model 3长续航版可享受的补贴金额为2.25万元,扣除补贴后的到手价为34.405万元。特斯拉宣布在7月22日补贴过渡期结束后Model 3依旧维持原价,则意味着厂家自掏腰包贴了2万元的补贴钱。

根据国家最新公布的《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的要求,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Model 3长续航版不在其列,未达到该要求的车辆即日起至2020年7月22日过渡期期间仍可享受原有补贴。

因此,外媒报道的国产Model 3长续航版价格将下调2万元,指的是补贴前价格退坡,这和特斯拉官方微博宣称的7月22日之后到手价保持不变,可以理解为同一件事。

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厂家自己贴钱,以保证补贴减少后消费者到手价不变,这样的变相降价比较常见,是厂家的一种促销手段。

“热衷”调价的特斯拉,在给自己带来收益的同时,也引来了车主的“集体诉讼”。据上海法院诉讼服务网显示,5月和6月间,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将以被告身份面临十多起买卖合同诉讼,其中6月9日单日就要应诉5起。

《财经》记者拨通了其中一桩诉讼的原告公司的电话,获悉该公司连同多位自然人车主集体因为降价而起诉特斯拉。“我们公司是去年70多万买了一辆进口特斯拉,因为税率变化很快就降价了,所以我们和其他车主发起了集体诉讼,主要诉求就是要退差价。”

据上述人士所说,包括该公司在内的多位特斯拉车主已组成集体诉讼小组,并有专人负责诉讼方面的执行事务。

这次的官宣价格能撑多久?

每个月都在调价的Model 3

2018年7月,马斯克公开表示,美国工厂已经实现每周5000辆Model 3的产能目标,当时距离Model 3在全球交付刚过去一年。

完成产能爬坡的Model 3,此后的价格再没有“安分”过。

根据《财经》记者统计,Model 3的售价变动有三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8年7月(美国工厂完成每周5000辆Model 3产能目标)、 2019年6月(国产Model 3开始预售)、2020年1月(国产Model 3向普通用户正式交付)。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7月至2019年5月底,Model 3价格调整6次,平均每两个月调整一次,其中以降价为主,全系车型最高降幅曾超40万;2019年6月至2020年1月,Model 3价格调整了6次,平均1个半月调整一次,4次为官方降价,全系车型最高降幅3.35万元。

而在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国产Model 3价格已经经历了先涨后降的两次调整。4月23日,国家发布新能源最新补贴政策,国产Model 3标准版和长续航版的两款车型由于价格均超过30万,后续无法享受原有补贴金额,政策发布第二天,两款车型的到手价分别上调4500元和5000元。5月1日,特斯拉中国再次调价,将国产Model 3标准版售价下调到30万以内以享受补贴,由此到手价也回落为27.155万元。

从整体趋势来看,Model 3一直在降价。目前国产Model 3标准版到手价已经比最初进口同型号降低10万余元,对比国产同型号最初售价也降低了5.6万余元。而Model 3长续航版到手价34.405万,比最初进口同型号降低7.5万余元。

2018年8月,消费者卢某支付115万元购买了ModelX100D,并于当年9月进行了交付。7个月后,该款车型售价为794000,降价幅度为30余万元,故消费者卢某要求返还差价款。最终法院认为特斯拉公司的降价属于市场行为,不属于价格欺诈,最终驳回了卢某的请求。

因汽车降价引起纠纷的不止特斯拉一家车企。早在2004年,浙江在线发布名为《首例汽车降价纠纷案判决 消费者赔偿要求被驳回》的报道,消费者李先生购买海南马自达轿车未满一个月,售价下调了一万多元。因此李先生将该4S店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差价。最终法院驳回了李先生的诉讼请求。

就在过去的2019年7月,小鹏汽车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小鹏G3 2020款正式上市,相比老款除了售价更低,续航里程也提高了。对此,一些老款车主提出了希望能免费升级为520公里续航版本等要求。但是网上的意见迟迟得不到解决,一些老款车主便线下前往北上广等地的小鹏门店进行维权,线上则建立了相关网页,记录维权过程。

买卖合同纠纷,回归文本是关键

2019年以来,特斯拉在中国遇到数十起买卖合同纠纷,多因为价格变动引发消费者不满而被起诉,但诉讼结果多以消费者败诉告终。

对于消费者要求赔偿差价屡遭败诉一事,河南通参律师事务所李可飞律师向《财经》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首先,车辆价格本就是不断波动的,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其次,企业拥有自主定价权。第三,购车时并未约定降价返还差价。所以现在以降价为由要求返还差价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另一位该领域的资深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是买卖合同纠纷,关键还是要回归双方订立合同的过程及合同文本进行判断。

该律师指出,若订立合同的过程合法合规,汽车销售厂商不存在欺诈行为或其他违法行为,双方的意思表示都是真实的,那么这份合同对双方就都具有约束力。也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要求返还差价的诉求往往难以获得法院的支持。

以2019年北京市大兴区判决的一起类似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为例,原告以2019年3月28日特斯拉公司调整后的价格为依据,诉请法院判决特斯拉退还多收取的近9万余元购车款。法院在一审判决中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诉称,特斯拉公司在与其签订《tesla汽车订购协议》时,利用自己作为商家的优势地位,存在各种违法违规行为:一、涉嫌价格欺诈;二、违反《价格法》相关规定,特斯拉公司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发生急剧变化导致降价;三、双方签署的《tesla汽车订购协议》违反公平及诚实信用原则,属于“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情况,依法应予以变更;四、被告行为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及公平交易权。

北京市大兴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与特斯拉公司签订的《汽车订购协议》依法成立,是双方当事人一致意思表示。原告要求返还差价款事实上是要求变更合同价款。

而《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可变更或撤销合同的情形包括: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显失公平”包括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

回到该买卖合同纠纷本身,北京市大兴区法院指出,《汽车订购协议》中对于涉案车辆的交易价格是根据涉案车辆的配置及交易达成时的市场规律协议确定,没有证据证明特斯拉公司虚构交易市场价格。同时,根据案件查明事实,涉案合同签订、履行当时均不存在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法院还在一审判决中指出,合同履行完毕后,特斯拉公司实行车辆降价于市场行为,其在公布降价之前仍按照交易当时的市场价格与原告订立并履行合同并未违背一般的市场交易规律,不属于价格欺诈行为,亦不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

一边应诉一边降价

对于本次特斯拉官宣的补贴退坡后售价保持不变一事,不少网友评论表示再等等,“你不买,我不买,价格还能降2万”。一位待提车的Model 3长续航版车主表示,暂时不考虑提车。

5月14日特斯拉官宣变相降价后,《财经》记者联系了特斯拉上海虹桥店,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现在预订Model 3 长续航版,六月底七月初就能提车。

一位在特斯拉上海临港超级工厂的内部人士表示,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产能为3000多辆每周,后期还会更高。重庆新光天地门店的销售人员也告诉《财经》记者,后续产能也要根据订单情况,“之前是一班倒,现在有可能两班倒,订单量提升的话甚至三班倒。”

对于特斯拉的不断调价,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曾给出的解释是:“特斯拉的降价是因为公司产品生产规模的扩大降低了生产成本,我们愿意把在成本上的下降作为对用户的回馈。”

生产成本的降低取决于供应链的不断本土化,目前国产Model 3 供应链本土化程度为30%。

特斯拉曾公开表示,一季度上海工厂的Model 3成本已经比美国加州弗里蒙特(Fremont)工厂要低,并且仍存在进一步降低的空间。特斯拉目前只有上海和加州两座整车组装工厂。

不过,供应链本土化程度不足的现状,曾一度使得特斯拉上海工厂经历短暂停工。据36氪报道,在五一假期结束后,特斯拉上海工厂并未在5月6号如期开工,多位特斯拉相关人士表示,至少一部分原因是海外零部件供应问题。

门店直营也是价格频繁变动的原因之一。特斯拉采用门店直营的一个好处是没有中间经销商赚差价,价格透明,但这也使得成本直接体现在终端价格上。而采用经销商模式的车企则不同,小幅度的价格调整可以由经销商承担。

除了供应链和门店直营,关税、国家政策、销售业绩等因素也是其定价的重要参考依据。

2019年6月之前,中国市场的特斯拉主要依靠进口。随着特斯拉国产化,新能源相关补贴政策的出台也对特斯拉售价造成一定波动。

销售业绩方面,国产Model 3第一季度销量为17394台,位列国内新能源乘用车第一名,其中3月单月销量超1万台。目前,官方还未公布4月份销量,乘联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国产Model 3的4月份销量为3635台,降幅高达64%。。

“我们一般都是看季度数就可以了,有时候有(季末)冲销量的情况。”面对三四月份的销量差异,除了受疫情影响,特斯拉上海工厂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给出了另一种解释。除此之外,随着Model 3 长续航版的推出,有相当一部分标准版订单转成了长续航版,这也是3月销量减少的原因之一。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