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第一个倒闭航空公司:百年老店Avianca申请破产保护,国内民航也不乐观-蜗牛派

疫情之下第一个倒闭航空公司:百年老店Avianca申请破产保护,国内民航也不乐观

航线被砍、客机闲置、上座率持续低迷,5元机票……疫情对航空业的冲击最为直接。

2019年末,全球每天有24000架飞机处于飞行状态。而疫情期间,全球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客机停飞。

一些原本就有「基础病」的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倒下了。

哥伦比亚航空(Avianca),全球历史第二悠久的航空公司,同时也是拉美第二大航空公司,成为全球第一个因为疫情而破产的大航空公司。

Avianca崩溃始末

Avianca未能满足债券付款期限,于周日(5月10日)在纽约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

3月下旬以来,Avianca已停飞常规客运航班,其2万名员工中的大多数在疫情期间未收到工资。

实际上,在疫情危机爆发之前,Avianca的经营状况就已经漏洞百出了。截止2019年末,公司负债已达到73亿美元,而且已经开始寻求债务重组。

2019年初,Avianca董事会在员工大会上承认公司处在破产边缘,2019年,Avianca迫于现金压力,先后关闭了巴西、阿根廷分公司,而2019年正是Avianca成立100周年。

上周五Avianca股票也跌到了历史最低点88美分,而公司股票最高点是在2014年,每股18美元。标准普尔已经将Avianca信用评级调至CCC-。

Avianca的CEO Van der Werff,于3月组建了一个公关团队游说哥伦比亚政府,希望获得政府的救助资金,但还没得到任何回应。

其实,在十几年前,Avianca就已经经历过一次破产,那时,一个玻利维亚石油大亨German Efromovich救了Avianca。

Efromovich主导Avianca的十几年间,航空公司背负着巨额债务。直到2019年他在联合航空控股有限公司(UAL.O)领导的董事会政变中被赶出了领导层。但他仍然拥有这家航空公司的多数股份。

UAL声称在与Avianca相关的贷款项目中,已经损失了7亿美元。

Efromovich称坚决反对申请破产的决定,因为管理层并未与他商讨。但哥航的职工联合会支持这个决定,并希望能尽快复工。

Avianca官网也放出了承诺,表示公司会竭尽全力恢复运营。

但现在复工希望渺茫。上个月末,负责Avianca财务审计的公司KPMG透露,他们深刻怀疑Avianca还能否再坚持一年时间。

疫情蔓延全球,航空公司举步维艰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数据,第一季度与2019相比全球航空运输量下降63%,2020年航空公司客运收入可能将暴跌3140亿美元。而停放和维护成本对航空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这也将进一步对飞机制造业产生不利影响。

飞机停在机坪上晒太阳,你能听到钱融化的声音。行业里这个比喻,生动描述出了飞机停场对于航空公司的损失,不飞意味着直接亏损。

不久前,国内三大航之一的南航集团召开了内部会,提出经营极度困难,董事长王昌顺直言要过紧日子。

包括5架空客A380在内,近30架南航宽体机已经在白云机场停了近一个月,不少南航宽体机的机长已经有一个月没飞了。

运营固定成本主要包含飞机折旧、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等,这些费用支出较为稳定,可按照历史数据直接折算为日均固定成本。

据民航大蓝洞统计,三大航中,国航集团固定成本约1.01亿元/天;南航集团固定成本约1.35亿元/天;东航集团固定成本约0.83亿元/天。

大量航班停飞的另外一个问题是现金无法收回,加剧现金流的紧张。现金是航空公司正常运营的血液。

但如果选择继续飞,还涉及到燃油、起降费、机组薪资和配餐服务等成本支出,客座率跟不上,还是会亏损。

运力和收入大幅削减,加之此前的免费退票政策导致大量的退票需求,航空公司现金流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截至3月2日,国内外航空公司共办理退票2454.5万张,涉及票面总金额271亿元。

据三大航去年三季度财报,南方航空截至2019年9月30日账上货币资金只有11.93亿元,是公司上市以来最低值。而中国国航货币资金82.53亿元,东航报告期末有15.49亿元。此外,民营航空公司春秋航空有82.35亿元;吉祥航空有27.86亿元。

此前现金流本就出现问题的海航正常经营受到影响,一再延迟旅客免费退款事宜。海航方面甚至为旅客提出1:1.1的代金券赔付选项,可以将票款转换为机票代金券在未来使用。

支撑不住的海航终于宣布,由海南省政府牵头、解决该集团的财务困难的工作组已成立,将全面协助、全力推进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航空公司如何自救?

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增加资金储备。

疫情发生后,多家航空公司发行了超短期融资券。2月10日,深航、厦航抢在同一天发行疫情防控债,总金额12亿元,用于补充企业流动资金,包括日常经营所需支付航油款、易损耗航材与零部件采购支出等流动性需求以及补充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相关流动资金。东航、南航等也累计发行了上百亿的超短期债券。

此外,疫情期间航空公司还通过为政府、企业提供包机业务的模式创收。

不过有业内人士坦言,返岗包机是特殊形势下的产物,对企业的客源组织有很高要求,对于现金流而言杯水车薪。海航集团旗下11家航空公司全部推出政府及企业客户员工返岗包机业务,但截止3月5日,仅完成了36班次包机任务。

在复工小高潮过后,民航业将再度出现急剧下滑的走势,航空公司不得不继续批量取消航班。

为了能在尽量多飞航班和航线不赔钱之间平衡,航空公司内部做了海量的分析和精确取舍。很多公司取消了60%-70%的亏损航线。

通过降低薪资减少成本是企业可能的选择之一。一些航空采取无薪休假轮岗制度。

△网 传海航空姐晒出「2.4元」工资条

国内民航业专家表示,即使疫情全面结束,市场短期内也不会恢复到正常水平。

一方面是因为国际上疫情开始蔓延,居民出行需求将被再次压制。

另一方面是因为受「疫情惯性」影响,短时间内居民不会产生出行计划。

因此,49元机票满天飞的情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习以为常、随处可见。

民航业的自救之路漫长艰苦。

只愿疫情早日结束,机票还是机票价,口罩还是口罩价,各行各业早日渡过这黑暗时刻。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