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货运开始正式招募司机,首批试点城市为杭州和成都-蜗牛派

滴滴货运开始正式招募司机,首批试点城市为杭州和成都

要如何完成日订单数超一亿的目标?滴滴给出了新的答案——拉货。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独家获悉,5月18日,滴滴货运开始正式招募司机,首批试点城市为杭州和成都。

其实,滴滴进军货运在这之前便早有征兆。4月13日和4月14日,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和北京快桔安运科技有限公司先后成立,两家公司的注册资金都高达1亿元;上述两家公司均为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滴滴出行CEO程维对该公司的持股比例49.19%,为实际控制人。

5月12日,滴滴货运推出微信服务号,实名认证的主体为“北京快桔安运公司”,公众号的简介为“提供最新信息,服务滴滴货运司机”。

8年奋战,滴滴已经成长为一家估值500亿美元的独角兽,在出行领域,国内几乎没有竞争对手可以与其匹敌。如今的滴滴,正在努力向Uber看齐,其触角从出行领域延伸到了生活服务领域,先后上线外卖、跑腿、货运等服务。

滴滴是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但这并不意味着赢家通吃,而货运也并非一个新市场。前有百亿估值的“满帮”,后有随时发力的竞争对手。哈啰出行普惠事业部总经理江涛也曾对Tech星球表示:我们在广泛的看出行和生活领域的机会,货运是其中之一。

抢食货运

根据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独家获知的信息,滴滴招募货运司机活动,时间从5月18日到6月18日,持续一个月,首批试点城市为杭州和成都。

招募信息显示,司机加盟需先缴纳800元押金以及50元物料费用,抢先注册的司机可享受免30天平台服务费的福利。目前,滴滴仅开放有车人士加盟,暂未开放“无车加盟”,开放加盟的车型为小面、中面、小平板、中平板、4.2米货车。

此次招募货车司机并非滴滴直接负责,而是分别由杭州旗开得胜物流公司、成都旗开得胜物流公司负责,司机经过初审和复审,培训后方可上岗。

据Tech星球了解,滴滴货运业务由滴滴代驾团队负责。公开信息也可以印证这一观点: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和北京快桔安运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赵辉,是滴滴代驾事业部总经理。

在滴滴内部,代驾隶属普惠出行事业群,虽然相比快车规模并不大,但据媒体报道,2017年滴滴出行只有两个部门盈利,一个是顺风车,一个是代驾,彼时代驾有一个亿净利润。疫情期间,出行需求大幅度下降,代驾自然受到影响。

事实上,滴滴进军货运领域早有苗头。

5年前的愚人节,滴滴打车官方微博曾发文称,“滴滴在全力解决人们出行问题的同时,也希望可以满足你‘懒’的出门时对物品寄送、购买的欲望。市场需求让我们萌生了滴滴快送的念头,此功能可以更有效的利用车辆资源,同时也能够提升物品运送效率,降低配送时间,让物件快速完成寄出、到手的传递,小伙伴们猜猜新功能上线时间呗!”

5年后,送货成为了现实。而且,今年3月10日,滴滴还在杭州试水跑腿业务。

和兄弟开战?

滴滴要进入的货运领域并非一块空白市场:满帮集团、货拉拉、福佑卡车以及快狗打车(原名:58速运)等等都是这个市场的主流玩家。

具体到细分领域:满帮集团和福佑卡车更多专注于中长途干线物流,而货拉拉、快狗打车等则专注同城配送。

满帮集团是整个货运领域最大的玩家。

2017年,经过2年恶战,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为满帮集团,而主导这次合并的恰为运满满天使投资人王刚,合并后,王刚成为了满帮董事长兼CEO。合并后不久,满帮集团便获得了由国新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联合领投的19亿美元融资。

对于该轮融资的用途,满帮曾表示,将进一步探索新能源、无人驾驶、国际化等领域,持续进行物流的基础设施建设。

作为满帮“同门师兄”,滴滴同样获得了来自王刚的天使轮融资以及软银的多轮资金支持。和Uber中国合并时,程维曾表示,他厌倦了“在一个黑暗的森林里和所有人博弈”。他认为,滴滴要做更高纬度的事情,要去全球市场,去和Uber和Google竞争。

同门师兄向同一个目标前进,难免引人猜测。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运满满和货车帮的合并主要是程维亲自出面调停促成的,未来有计划是把新公司装进滴滴里。

如今,滴滴上线货运服务,意味着将要和满帮争夺市场。

“滴滴优势是有所谓的庞大的流量优势,在获客上,战略协同很强,意味着它的C端获客成本很低,它的劣势是作为后来者,它需要解决供给能力,司机端就很有可能爆发补贴。”一位58集团高层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分析道。

但补贴很难改变现有的局势。

一来,满帮已经拿下了大部分市场。2019年8月的一份数据显示,中国干线货车700万辆中有520万辆是满帮集团会员,中国物流企业150万家中有125万家是满帮会员。

二来,“这活儿订单单价高,路程长,补贴没有底的。”一位物流行业资深从业者对Tech星球表示,“而且满帮也有现金”。

即便仅仅聚焦同城货运,难度也比想象中大。同城货运的标准化建设远比快车等更复杂,线路时间、货物类型、重量体积、车型需求、司机的可信任程度都对平台公司提出了一定挑战。

更重要的是,货运标准化程度不高、频次低,这就意味着难以形成较大的交易量和司机日活量,因此想要靠抽佣实现盈利,其难度远比网约车更大。此外,由于群体原因,同城货运难以拓展其他盈利模式,比如流量价值变现也有难度。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同城货运的老大哥货拉拉做了5年,其平台月活跃司机44万,而2018年,滴滴平台上的司机就已经突破千万。

干线物流的老大满帮也没有放弃同城货运。据一位和满帮、“省省回头车”都熟悉的业内人士告诉Tech星球,满帮已投资“省省回头车”,补足自己在同城货运的短板,但该消息并未公开。

这意味着,无论做干线物流,还是同城货运,滴滴都难免避免和满帮交锋,退一步讲,滴滴想要啃下一块蛋糕,并非仅仅靠流量就可以取胜的。

在滴滴货运官方发布的招募司机海报中,突出了“大平台、福利多”,而且“抢先注册,参与限时活动”。

货运行业人士认为,货运平台只有站在司机的立场维持平台运转,货运平台才可能做大。今年整个行业情况不好,货运司机数量也有限,让司机赚到更多钱,才能跟着平台走。

对于滴滴入局货运,反应最敏感的莫过于司机群体。在社交平台上,有网友观点表示:“在货运市场,不能让货拉拉一家独大,大家都要有口饭吃。”亦有观点认为:“如果滴滴对抗货拉拉,肯定又要打价格战,补贴拉人,最起码竞争这段时间补贴肯定少不了。”

追赶美团和字节跳动

即便如此,滴滴也必须切入。

在TMD(头条/字节、美团、滴滴)三小巨头中,滴滴曾经是其中成长最快的公司,2017年,其估值一度攀升至560亿美元,是中国未上市企业中估值仅次于蚂蚁金服的互联网新贵。

不过,互联网里没有谁可以一直独占鳌头。过去两年,顺风车事件除了让滴滴陷入一场舆论危机之外,也让其估值遭受了断崖式下跌——目前,美团点评市值为7039亿港元,约合908亿美元;字节跳动的估值1000亿美元,而资本市场给出的滴滴估值500亿美元左右。

相比于王兴和张一鸣,程维最年轻。他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没有广为流传的“无边界”、“无限游戏”理论,也没有“延迟满足感”的“真言”,甚少有人知道,程维喜欢谈论战争,也善战。

他创办的滴滴也是一家在“征战”中成长起来的公司,无论是早期PK国内各家打车平台,还是后期收购快的,合并Uber中国,都展现出了滴滴超强的“作战能力”。

2017年底,针对当时美团打车的竞争,程维引用成吉思汗的名言称,“尔要战,便战。”

眼下,从市值上来看,滴滴确实不占优势,但是短暂的蛰伏并没有消退程维的斗志。

过去一年半,滴滴休养生息,一面主抓安全和合规,一面大力发展国际化。滴滴先后在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和哥斯达黎加、澳大利亚上线相关业务。

如今,滴滴似乎恢复了斗志。3月24日,滴滴发布全员内部信,公布了未来三年的目标:日单数超一亿,国内出行领域渗透率超8%。

3月,滴滴上线了跑腿业务,5月,滴滴又开始招募货运司机。这都是过去滴滴从未尝试的领域,且每个领域都跑出了一家估值近百亿美金的公司。

在即时配送领域,京东投资的达达估值200亿美元,货运领域满帮的估值几近百亿。根据达达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3月31日-2020年3月31日的12个月中,达达的网络平均每天分别交付150万和220万份订单。

倘若滴滴可以抢下一块蛋糕,离日活一亿单的目标也会更进一步。规模扩大的同时,也意味着估值的上升,从而进一步缩短在估值(市值)方面,与美团以及字节跳动的差距。

巨头作战,拼的不仅仅是组织能力、战略和战术能力,更重要的是资金供给能力。5月7日上午,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滴滴国内乘车量已恢复60%至70%,滴滴目前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核心业务在疫情前已经盈利。

这是6年累计亏损390亿元后滴滴首次盈利。这一信号似乎也在告诉外界,滴滴有足够的资金储备去开辟新的战场。过去8年,滴滴征战的经验此刻将化为财富,帮助滴滴奔向千亿估值。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