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体类App“S2G”的创始人过少霆澳洲海归欲自创艺体界“大众点评”-蜗牛派

艺体类App“S2G”的创始人过少霆澳洲海归欲自创艺体界“大众点评”

明明可以翘着二郎腿,享受优裕的生活,但过少霆却偏不这么干。这个在大家眼中从小“调皮捣蛋的男孩”,不仅是第一个把自己的书法作品《心经》送进澳大利亚堪培拉国会大厦的中国人,他还是中国第一款艺体类App“S2G”的创始人。

最近3个月,为了打开上海市场,他住进了上海黄浦区的一栋“水管不怎么好、转身就到头”的老式公寓里,与上海事业部的员工挤在一起。S2G上海事业部办公室,位于上海南浦大桥下一栋老式商住楼里,门牌号与一家私人中医推拿诊所共用。

“(房租)便宜啊,创业总要省一点。”这话从过少霆口中说出来,恐怕会让他的亲朋好友大跌眼镜,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男孩,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价格敏感了?他说,S2G的初创资金来自他卖掉的兰博基尼和宝马X6。

不爱“钱多、事少、离家近”

  家境殷实,但从高中开始,过少霆在经济上就不再依靠父母了。

“从小我就挺喜欢研究大家需要什么,当你找到大家需要的东西,并且有人为此埋单的时候,那种愉悦是不可替代的。”

上世纪90年代,Walkman(随身听)在学生群体中颇为流行。那时,一部Sony牌的Walkman在上海市场上要卖1400元左右。过少霆从小与全国各地的朋友接触,托朋友从深圳买来同款产品,只要600元,再以1000元的价格卖给同学。

到了澳洲,他继续发挥自己的“贸易”特长。把从中国买来的棒球卡、闪卡、CD、VCD等卖给澳洲同学,挣来的钱基本可以负担他在澳洲的生活费。但他始终觉得,华人很难融入当地的主流文化,无论如何,都想回国。

回国后,在父母的安排下,他先后进入两家“钱多、事少、离家近”的企业工作。但这两份工作,并没让他安定下来,相反,他很不安,“别人总照顾我,每天只要干1个多小时活儿,剩下的时间就聊天等下班,真是浪费了青春。”

经历了两次辞职后,他到天津承接自家公司的项目,后来又在澳洲干了几年房地产项目。2013年,他决定转型。

“国内的基建项目越来越少;澳洲的节奏又太慢、效率低,导致很多想法落地极慢。”过少霆说,在澳洲,完成一个地产项目开发后,买房者的所有购房款都会被冻结在政府的Trust Account(信用账号)上,资金回笼极慢。有一次,自己的项目已经全部完成,澳洲政府还是不给钱,原因是“土壤含磷太少,买房者无法种植参天大树”,“程序繁复、效率低,不适合做生意。”

正当过少霆被各种澳洲规矩整得头昏脑胀之时,国内“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潮渐起,“想要回国,想在更高维度上去创造价值。”

哪个行业还没有被互联网渗透

  2014年,过少霆回到南京。在创业方向的选择上,他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选择自己的专业或兴趣爱好,而是选择了互联网行业,“互联网行业是最公平的行业,你找到一个需求,研发出一个产品,搭配上合理的商业逻辑,应用市场认可你的同时,资本市场也一定会认可你。受众群体最大,怀才不遇的可能性最小。”

但问题是,互联网已经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机会在哪里?

在南京街头,过少霆发现,红绿灯路口、大商场门口、地铁站出入口,除了“漫天飞舞”的快递送餐车外,最多见的就是“发传单的”。“都是互联网时代了,有什么广告不能在网上做,一定要跑到大街上发传单?”过少霆收集了他能收集到的所有传单后,比较发现,超过80%的传单都是健身房或针对青少年培训的艺体类机构传单。

而在互联网上,能给健身房或者青少年培训机构提供宣传的平台,几乎没有。以美食为主打的“大众点评”虽然会收集一些相关信息,但这些信息的点评量极少。

“我身边,好多年轻漂亮的姑娘、帅气的小伙子每天下班、午休就往健身房、私人定制团课房里跑,许多家长为把孩子往哪家艺术类培训机构送而发愁。”过少霆信心满满地认为,艺术体育类机构的集成平台,潜力巨大。

经过后期市场调研,过少霆把眼光聚焦在了增量极大的艺体类市场,“现在很多互联网产品针对的是C端用户(个人用户),而在选择很多的情况下,C端用户的忠诚度往往是不够的,产品也不可能满足每一位C端用户的需求,因此会出现一些流量不可变现的情况,很多产品在某个时间段会爆发性地增长,人们好奇心过了,企业的发展也就停止了。”

相比之下,过少霆更关心B端用户——艺体类机构。“能为B端用户创造价值,自身企业就可以获得价值。而且B端客户的需求几乎是统一且不变的。”

2016年5月20日,S2G在南京正式上线,S2G是Share to Glory的简称,意思是“分享荣誉,传播精彩”。这是一款定义为:艺体类新媒体视频服务平台的App,着力解决艺体类机构的营销获客、赛事活动精准发布、后台管理的刚性需求。

它的一个特点是——用户可以查看自己的课程视频。比如,一家与S2G签约的艺体类机构,可以拍摄上传自己的学员上课视频到自媒体频道内,学员也可以自己拍摄视频上传到机构频道,包括跳操、瑜伽、画画、弹琴等。一些学员,会把自己上课的视频分享到朋友圈;一些家长会把孩子上课的视频分享出来。这就给S2G带来了现成的“人流”。

截至目前,已经有1500余家艺体类服务机构登陆了S2G平台,每天的签约机构数量还在增加。今年S2G还举办了台球、舞蹈、跆拳道等垂直领域赛事,过少霆介绍,南京、上海同城超过90%的艺体类活动赛事都有S2G的参与。

“我们坚持B2B2C的理念,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O2O的,一个健身或是舞蹈爱好者,他有场景需求,有器械需求,有氛围需要,最终他能选择的还是去健身房或是舞蹈工作室,而不是在家做仰卧起坐或对着电脑屏幕跳舞。”过少霆认为,只要服务好机构,伴随机构成长,机构就会为S2G带来源源不断的用户。

一家青少年艺术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与S2G合作的一个好处,是可以使自己的课程最大程度地被家长的朋友们看到,“有视频有真相,而那些家长的朋友,就是我们的目标受众。”

承诺不收机构的钱

  S2G给签约机构的一项承诺,就像创始人过少霆本人一样“任性”——绝不搞竞价排名。机构的排名根据的是S2G建立的流量规则,对机构来说是主观可控的,“我们把所有的主动权交到机构手上,这是最公平的做法。”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S2G靠什么盈利?“互联网创业,以前是烧钱、砸钱攒用户的时代,我觉得这些应该过去了。”过少霆认为可持续的盈利能力是企业的本质,只要为客户创造新的价值和更好的体验,企业就会屹立不倒。

登录S2G的App,你会发现,前法拉利总裁以及演艺、体育界名人等,都在这个App上录制了自己的祝福视频。但这些视频,并没有被用来做过多的对外宣传,“明星效应能给平台一下子带来很大的注册量,但这些注册用户,并不是我们的垂直用户,他们只是喜欢明星,并不喜欢健身或者艺术培训。”

相反,那些真正的行业大咖,才是S2G的目标。比如,在嘻哈界颇有名气的“PG1万磁王”,他的300多万粉丝,都是嘻哈界的忠粉;中国街头篮球第一人“兔子”,他的200多万粉丝都是篮球忠实粉丝;街舞之王黄景行的600多万粉丝,是舞蹈界的忠粉。而这样的粉丝,忠诚度是最高的。

S2G邀请这类行业大咖拍摄了一部类似“歌舞青春”的电影,在S2G平台上试观影人次超过200万。“我们要的,是艺体垂直领域的活跃用户。”过少霆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S2G随意选取了一个培训机构上传的视频,发现这个街头健身机构教师的最高视频点击量可以达到2704次。

除了拍电影,S2G还会定期举办艺体类赛事。比如,每个在平台上注册的机构都可以推选代表报名参赛,这就保证了选手的供给和赛事在垂直领域的影响力。最近一次的比赛,包括耐克、迪卡侬等品牌都来洽谈合作。一些广告商还希望借助该平台的商家管理系统,把自己的广告片直接植入到健身房屏幕中。

过少霆告诉记者,S2G目前专注于9个领域的赛事,包括台球、极限运动、健身、篮球、舞蹈、羽毛球、器乐、乒乓球、格斗,并会逐步增加业态。“所有机构在平台上的排名,都按照流量规则来,合同中约定,我们永远不会做竞价排名。”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