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姐姐:在风口为孩子唱诗-蜗牛派

婷婷姐姐:在风口为孩子唱诗

12岁那年,天刚亮上早自习,一个文雅的小女孩走上讲台,带着同学们玩成语接龙,唱古诗,全班在笑声中度过学习时光。

而立之年,她清唱自己谱曲的《将进酒》,孩子听后很开心。随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把古诗通通唱成歌,也唱给了更多孩子听,成为给孩子们唱古文、讲“诗教”的婷婷姐姐,成为喜马拉雅FM儿童类节目“一姐”,获得2200万元天使轮融资,公司估值过亿。

她是胡婷婷,30岁之后,她的人生因为孩子而飞得更高。

哄睡哄出来的新方向

  80后的胡婷婷在互联网行业奋斗十年有余。2014年,她想为生活和自己热爱的事转换跑道,辞职在家专心研究国学和诗词。这对于3岁开始逐年学习国画、象棋、书法、弹琴的她来说,不仅熟悉,更令她放松。

2015年4月,儿子小熊猫出生了。10月的一个深夜,小熊猫高烧,她抱着儿子在屋里踱步,希望能哄他入睡。她唱遍了会的所有儿歌,还是没法把儿子哄睡。情急之下,她随口把白天看到的《将进酒》配上调调哼唱出来,不知是病魔被深夜的母爱打动,还是小熊猫真的和妈妈一样对诗词情有独钟,小熊猫渐渐静了下来,在歌声中睡着了。

胡婷婷深受启发,她很快在白天试图找到类似的诗词类音频节目,却收获寥寥。她决定自己做。于是,她开始一首一首把古诗谱成曲。2016年1月,她把第一首精心制作的节目《将进酒》上线喜马拉雅FM,获得大量好评。这成为她制作更多节目的动力和信心。从《将进酒》开始,她把更多熟悉的古诗词填上曲,制作成音频上传。

谱曲对于从小学习琴棋书画的胡婷婷来说并非难事,难的是如何做出制作精良的节目。不同诗词对于背景音乐的要求不尽相同。不少诗词本来就配有古曲,但古曲和现代人的审美相差较大。

怎么样做出既不与流行音乐同质、又易于接受的曲子?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聊到制作时,胡婷婷如数家珍,提到上线的诗词张口就唱。

“陆游的《游山西村》,我用的是西班牙音乐的风格。柳永清新婉约,我们采用了阿拉贝拉(无伴奏合唱)……”胡婷婷说,用乐器表达诗人的情感,诗中的意境,是很好的让孩子感受和记忆的方式。她的作品还采用过爵士、布鲁斯,甚至还有摇滚。

尽管对产品花了不少心思,胡婷婷却说,她做的节目最大的目的,是培养孩子们的好奇心,好审美,好习惯。

“我想给孩子们培养一种学习习惯,在诗教中,培养好奇心,而不是逼迫让他们学会什么。学习本就是快乐的,形成自驱动的学习习惯,比学到某些知识更为重要。”胡婷婷希望在更多孩子身上践行她的教育理念。

在胡婷婷家里,摆放着一台电动儿童汽车。没想到,本来“理所当然”对小汽车产生浓厚兴趣的儿子,看都不看它一眼。

电动汽车体积不小,整整一个月,儿子碰都没有碰它一下。家人和朋友劝胡婷婷赶紧把它处理了,胡婷婷却并不着急。她既不处理汽车,也不要求儿子碰它。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小熊猫又一次走过这个“熟悉的陌生车”,爬了上去,自此成为了忠实玩家。

胡婷婷希望给儿子培养出好的好奇心,好习惯,像妈妈一样对古诗词产生兴趣。她也希望让更多孩子们和她的儿子有一样的学习条件。她决定投身儿童内容创作。

和孩子“较劲”的大人

  2016年1月,胡婷婷在喜马拉雅上线了第一首作品《将进酒》。5月,《婷婷唱古文》上线。4月到6月期间,她和伙伴们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

“那时候没有竞品,我们也没法去参考别人。只能通过市场调研知道孩子们最喜欢什么。”胡婷婷是互联网行业的老兵,这次她要深入观察的是天马行空的孩子们。

产品开发初期,有一天,胡婷婷的手机没电了,她去路边的手机店充电。店主的女儿正好在店里玩,胡婷婷对小女孩说:“姐姐给你放首歌听好不好?”小女孩有点好奇,同意了。

胡婷婷打开手机里正在制作的两个版本的《咏鹅》,想问问小女孩更喜欢哪个版本。没想到,小女孩根本没给她机会。

“听到第十秒她就不耐烦了。”胡婷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能想起当时的惊讶和沮丧。

而正是更多孩子给胡婷婷上了一课——大人认为孩子们喜欢的,也许只是自作多情;要让精力难以集中的孩子们对一个产品产生兴趣,就必须知道他们喜欢什么。

从居住的小区到公园,从街头巷尾到幼儿园,只要孩子多的地方,都有拿着手机给孩子和家长播放样带的胡婷婷和小伙伴。经过足够的调研,她和团队总结出两条“注意力吸引铁律”。

“一是前奏不能超过十秒,十秒内必须有人声,二是必须给孩子参与互动的空间。”胡婷婷说,孩子的注意力有限,如果十秒之内还听不到有人说话,就跑开,不会再听下去了。歌曲必须朗朗上口,有些诗听了两遍之后,孩子们就已经背下来了。这时,就要把音乐去掉,只听朗诵,孩子们会跟着一起朗诵一起唱。

《婷婷唱古文》的第一期,是她们的第九个版本。而6月上线的付费节目《婷婷诗教》第一期,则是她们的第21个版本。

《婷婷唱古文》上线以来在全网有过亿的播放量,6000万的收听人次。

免费的古文唱出来朗朗上口,如何让家长心甘情愿为诗教付费?这要求制作者既要得到用户的认可,又要得到付费者的肯定。

《赠汪伦:如何引导孩子面对离别》是《婷婷诗教》的一期。这期11分55秒的节目包含了诗配乐和诗歌讲解,知识点包括“一尺是多少米”、自古以来船是怎么发明的,夸张怎么用、汪伦和李白的友谊、如何面对离别等。

婷婷姐姐说,诗教的重点在于让孩子们学以致用,不仅会写诗,还学会倾听、观察,整体能力都有所提升。同时,如果有家长想给孩子讲一首诗,听完婷婷姐姐讲的之后,能把知识点和内容教给孩子。

“以后,大家要和小伙伴分别了,就想一想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就会很开心。”这句《赠汪伦》中的讲解,前不久出现在一位用户的幼儿园毕业典礼上。这位小朋友是当天唯一一个没有哭的孩子,老师好奇地问他,你为什么没有哭呢?孩子说,因为婷婷姐姐说,分别时不要哭,要想想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是选择风口 还是被风口选择

  如果每个创业中崭露头角的项目和领域都以风口来定义的话,胡婷婷毫无疑问与古文和儿童教育的风口巧遇。

2016年,《诗词大会》等诗词类节目大放异彩,儿童内容品牌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更有优秀者拿到大笔融资,成为知名品牌。

胡婷婷说,古文和诗词能够获得成功,与社会大环境有关,也和她们的研判有关。从1919年开始,每隔15年~20年,中国会有一个思想文化的转变潮流。现在再往前推20年,是出国潮,诞生了新东方等以出国留学教育为核心的企业。

在和各地教育部门沟通的过程中,各界都对好的教育内容产生了极大的渴求,现在的教育内容,要融合传统文化,并和现代表现方式相融合。”

胡婷婷说,“诗教是中国教育的最大公约数,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中国家长一定会让孩子干两件事儿,一是学英文,二是学古诗”。

不论胡婷婷和风口是谁选择了谁,风口永远意味着蜂拥而至——更多人进入这一行业,涉足内容创业。

对此,胡婷婷和团队并不担心。她说,《婷婷唱古文》和《婷婷诗教》是“互为连环马”,互为补充和依托。而这个行当“赚钱太慢”,专业歌手一般不愿意花费大量精力,限定自己演绎生涯在唱古文这一个品类。对普通自媒体人来讲,每录一首歌的成本大概要一万元,门槛不低。

胡婷婷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一个只有在行业内才能发现的神秘“定律”:诗歌是十分排他的。

“你一旦听了这个曲子,就不能接受其他的了。”胡婷婷说,不论是《但愿人长久》还是《离别》,抑或是耳熟能详的那句“滚滚长江东逝水”,都是一旦被人传唱过之后,就难以更改了。“这种定下来的,我们都不会碰,因为大众也不接受。”

目前,“婷婷姐姐”已经谱出了K12阶段的所有诗歌。从2016年3月上线至今,《婷婷诗教》在喜马拉雅FM儿童付费栏目连续八个月订阅第一,在全网有接近4万的订阅用户。

今年6月,胡婷婷拿到了北极光创投、洪泰基金22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估值超亿元。下一步,他们的视频栏目会在东方卫视少儿频道播出。

做你的母亲 做你的骄傲

  正在胡婷婷穿梭于录音棚、音乐学院、公司、家之间忙碌地创业时,女儿小月亮意外降临,而直到她在母亲身体里存在了四个月才被妈妈发现。那时,胡婷婷还在儿子的哺乳期。

现在,女儿小月亮还不到一岁,儿子小熊猫刚过两岁生日不久。但胡婷婷似乎没有新手妈妈兼创业者常有的焦虑。

“她需要的,就是你的爱和你一只手而已。剩下的两条腿、一只手、你的嘴巴眼睛,都是你自己的。她要的不是你的全部,她也不会占据我们生活的全部。”胡婷婷的手在会议室里抱过小月亮,牵着小熊猫、推着小月亮一起参加深圳的团建,在办公室里轻柔地把小月亮拍到睡着。

胡婷婷希望给更多妈妈提供一种生活的可能性,不是一旦有了孩子就必须放弃工作,“工作和陪孩子不一定是矛盾体。为母则强,为了孩子,你完全可以超越自己。”胡婷婷说,社会给母亲太多框框了,尤其是在哺乳期的母亲,似乎在家专心带孩子才是唯一的选择。

为了月子里不断更,胡婷婷怀孕九个月时还挺着大肚子去录音棚录音。生完十五天,她又开始在月子中心录了节目。女儿满月第一天,她就去参与拍摄了罗辑思维的短片《时间的朋友》。

“只要你想做,全世界都会为你开门;你不想做,全世界都帮不了你。”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