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伦:没有一分钱来自战略投资,不想站队-蜗牛派

张良伦:没有一分钱来自战略投资,不想站队

离开阿里巴巴6年后,张良伦和他创办的贝贝网想成为母婴行业的整合者、“小巨人”。按照他的理解,“目前的母婴行业不缺电商公司,缺的是母婴行业的集大成者”。

一个在母婴领域创业3年的人说出“整合行业”这句话,需要底气。7月12日,刚过而立之年的贝贝网创始人兼CEO张良伦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演讲时说,贝贝网电商业务已经实现半年盈利一个亿,成为首家盈利超亿元规模的母婴公司。

但在母婴行业以外,张良伦想做的还有更多。作为阿里巴巴离职员工的一员,曾连续创业的张良伦深感“全中国的创业者都会和BAT产生交集”。但他相信,未来的商业都是“分合”的形式,因此并不害怕在母婴这个领域与阿里巴巴这些巨头开展竞争。

拓展边界,做母婴行业整合者

  1986年出生的张良伦做的事总是出人意料,每一次重新开始的选择都在拓展自己的边界。

2009年,临近硕士研究生毕业时,张良伦错过了阿里巴巴校园招聘的笔试环节,但他直接“霸面”了电商产品岗位;在阿里工作2年后,这位当时年仅25岁的理工男创办了女性特卖平台米折网;2014年,这个尚未当父亲的年轻CEO又创办了母婴购物平台贝贝网。

创业3年后,张良伦带领的贝贝网再次变得不像原本的自己:贝贝网增加了“买啥”“问大家”等带有社交属性的知识问答功能;内部孵化了主打视频社交的育儿宝App,并于2016年6月上线,目前拥有300万活跃用户。

现在的贝贝网变得越发难以定义,在它身上外界可以看到“淘宝+大众点评+宝宝树”的影子。对此,张良伦解释称,贝贝想围绕母婴产业,打造一支“航母战斗群”,而不只是做母婴电商的战舰。

根据《2017年中国母婴家庭人群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的统计,目前母婴家庭人群(拥有一个0~6岁儿童)中妈妈人群主要集中在26~30岁,爸爸则是31~40岁。《白皮书》分析称,家长使用母婴App的主要需求分别是:记录成长、家庭内分享动态、获取母婴知识,购买母婴产品反而排到了第5名。

“随着放开二孩、年轻爸妈增多,育儿社交的需求也在急剧增加。育儿宝是基于家庭私密社交需求产生的,但不止于此,比如家庭与家庭之间,这些在未来都有着很大的想象空间。”张良伦语速飞快地说,家庭育儿已经不仅是妈妈们的专属任务,家庭成员也非常乐意参与,这进一步催生了记录成长、家庭内分享动态等需求。

不过边界拓展得越广,所面临的直接竞争对手也就越多。目前贝贝网在母婴电商平台领域的竞争对手有辣妈帮、蜜芽、麦乐购、宝贝格子;而在“母婴社区 电商平台”方面,宝宝树、辣妈帮、妈妈网、育儿网也是竞争对手。

面对万亿母婴市场,创业者们都在加速拓宽自己的产品品类和服务边界。但张良伦对未来的竞争信心十足:“未来三到五年,贝贝的目标是做大平台型公司,持续在其他版块发力,像育儿、早教这样的千亿级市场,贝贝是必须拿下的。”

站在巨人肩膀上,但不站队

  “我们的骨子里是有阿里巴巴烙印的,不可否认,阿里巴巴的经历为我们奠定了零售的基础。”这个仅仅在阿里巴巴工作过2年便辞职创业的年轻CEO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贝贝网想做母婴行业大平台的设想,很大程度上受了他们在阿里巴巴工作经验的影响。

按照他的说法,自己和贝贝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成长起来的。但在移动互联网发展进入下半场以后,流量红利慢慢过去,许多企业都在BAT的巨头格局背后悄然站队。

此前,张良伦曾在公共演讲中表示,在下半场中电商创业者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消费者不只是需要淘宝、京东,他们还需要专业化的消费平台,这需要创业者能够让自己变得专业,不断提供更好的服务。”

在目前的母婴“互联网 ”行业中,贝贝网是唯一一家还没有在BAT等巨头格局中选择“站队”的。张良伦表示,自己不想在BAT巨头的竞争格局中站队,“害怕被贴上‘阿里系’或‘腾讯系’的标签”。

在创业的3年间,贝贝网一直坚持只拿财务合作的钱。根据以往的消息,贝贝网先后获得过IDG资本、高榕资本、今日资本、北极光创投等机构的财务投资,但尚未获得阿里、腾讯等巨头的战略投资。张良伦解释称:“‘贝贝’没有一分钱是来自所谓的战略性投资,也是希望保持良好的‘竞合关系’。”

当前的互联网创业领域,很少有创业公司不跟BAT等巨头企业发生关联。张良伦坦言,从创业者的角度看,自己心里更希望能探索出一条独立发展的路。“当年是这样想的:从心理上希望独立。但是从理性的角度看,必然和其它共公司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张良伦补充道,在移动互联网下半场,阿里、腾讯等巨头几乎无所不在的情况下,创业公司“明确自己的定位是最重要的”。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