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凳科技刘骏:用图像识别做国内第一张高精度地图,我们是认真的-蜗牛派

宽凳科技刘骏:用图像识别做国内第一张高精度地图,我们是认真的

开车打开地图导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如果这个场景置换到自动驾驶中,恐怕就行不通。要想实现 L3 以及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对地图的要求就更高,换言之,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高精度地图。

如果车身传感器是自动驾驶汽车的眼睛,那么高精度地图则是另一只眼睛。在这条赛道上,既有谷歌、百度、高德这样的巨头,也有不少初创公司齐头并进,今天我们采访的宽凳科技便是入局者之一,它们的目标就是快速规模化这只眼睛,让它真正用起来。

打好地基再往上盖楼

宽凳科技创始人刘骏在组建宽凳科技之前是百度LBS事业部的负责人。有趣的是,百度颇有点自动驾驶行业“黄埔军校”的感觉,景驰科技的王劲、韩旭、陈世熹都来自百度;地平线机器人创始人余凯是原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副院长;禾多科技CEO倪凯是前百度无人车团队的负责人;小马智行的创始人楼天城是百度无人车首席架构师……..

刘骏离开百度后,也选择了自动驾驶。不过,他选择的方向比较特别——高精度地图。

如果传统地图的精度在10米左右,那么高精度地图的精度至少要保证要小于1m,相对精度达到10-20cm,包含了车道、车道边界、车道中心线、车道限制信息等非常丰富的信息。从二维到三维,从米级别到厘米级别精度,无论是内容结构还是计算模式上,高精度地图的绘制以及更新难度都更上了一层楼。

刘骏深知其中利害,但是他选择做宽凳的理由也很明确。“以前地图行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但凡劳动密集型产业最容易受到AI的影响,技术的飞跃可以促成我们快速绘制出一张高精度地图。

他认为很多人有误解,觉得高精度地图需要去往全国各地测量,工作量巨大。“其实制约产业发展的最主要问题不是收集数据,而是处理数据。”

高精度地图的数据量是普通地图的50倍甚至更多,如此量级的数据如何规模化处理是很大的技术挑战。同时,当前整个高精度地图行业还有个关键问题仍未解决:大框架未定。

刘骏举了个例子,前期的高精度地图绘制是把楼建好,后期的众包则有点像内部装修。决定了这幢楼是不是适合客户的需求。所以宽凳有自己的测量部门,负责将底下的地基做好,之后就是更新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所谓“众包”,即通过与主机厂等合作,车辆在使用地图产品的同时反馈新的道路数据,以此建立新的地图模型,路况出现任何变化均可以立刻完成更新。众包在高精度地图的更新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它可以大大降低测量成本、提高更新速度。

宽凳的目标是先建立一个完整的高精度地图框架,地基打好了,才能一点点往上盖楼。

宽凳做高精度地图:精度高、规模化、自动化

换句话说,要想打造一张真正可以商用的高精度地图,必须得先跨过两个门槛:基础地图的绘制以及基于众包的实时更新。

当前,“专业采集+众包”也是高精度地图数据的发展趋势。在这两方面,刘骏倒是显得颇为自信,宽凳主要的优势就是做到厘米级精度的同时,实现规模化以及高度自动化。

他们采用算法、图像识别来取代激光雷达的测距,通过大量地图的AI训练,做到车线识别、特征点提取、构建车道网络以及人行横道、标线、交通标志等标志物。

此前如果没有AI对图象识别的支持,要想达到厘米级精度并且实现大规模的量产是非常困难的。宽凳科技利用深度学习模型进行像素级自动分类,再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道路元素高度自动化识别,基本上不需要人工再去完成地图的标记、同步等工作。

不过,图像识别也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自动化很高,但是做测量比较麻烦,所以就需要解决测量自动化的问题。

在数据采集上,宽凳科技依靠自己的车辆通过在路上实际行驶,贴近路面来收集,后期则主要依靠汽车上返回的数据进行不断优化。

归根结底,能否绘制出一个合格的高精度地图,考验的既是他们的地图绘制能力,也是AI技术能力。

据了解,宽凳科技去年启动了百城百万计划,投入上亿元绘制中国100个城市,100万公里道路的高精度地图。目前已经覆盖了京津冀区域,上海、浙江、江苏、广东、川渝等主要省市区域高速公路和城市快速路。

离钱最近的高精度地图之战

最近关于自动驾驶寒冬的说辞甚嚣尘上,当Waymo创始人说出自动驾驶普及还早的言论,整个行业也在屏息思考,自动驾驶到底走到了哪个阶段,何时又能诞生出第一张完整的高精度地图。

其实这也和国内的国情有关,首先地理数据涉及到国家安全,有一定的进入门槛,进入之后,则需要面临动辄数亿的资金投入。换句话说,没钱没资质的人甚至不可能成为高精度地图领域的创业者。

同时,从2015年开始,科技巨头以及主机厂已经开始悄悄布局高精度地图。2015年,奥迪、宝马、Daimler 联合起来斥资31亿美元购买诺基亚Here地图,为研发高精度道路导航地图做准备。而Google、Uber、百度、阿里等则同样以收购的方式获取地图数据资源,为各自的自动驾驶业务做好提前布局。

在问及会不会有竞争压力时,刘骏表示竞争和合作永远是相对的,但他们只认准一件事:一心一意做好高精度地图。

“高精度地图具有一定平台性质,专注非常重要。不光是我们精力的问题,对产业布局来说,专注也非常关键。比如你去做外卖平台,那就不要经营餐馆。专注以及规模化也是我们很大的优势。”

不过,刘骏也承认,将高精度地图扩大覆盖到全国,让其像传统地图这样普及实用,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