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米卢伟冰:为了Redmi的高端路我在办公室拍过桌子-蜗牛派

红米卢伟冰:为了Redmi的高端路我在办公室拍过桌子

5月27日,红米发布了独立以来的第二代手机K20和K20 Pro。

作为红米首款搭载骁龙855处理器的手机,红米对K20寄予厚望。

围绕红米对这款手机期望,K20承担了怎样的战略布局,K20与小米其他产品的竞争,以及开发K20背后的故事等几个读者关注的问题,搜狐科技采访了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

K20承担了提升红米品牌形象的重任,K20 的售价为1999元,K20 Pro最高配置的售价则“高达”2999元。这个价格创了红米产品的新高,也直接将红米推到2000至3000元的竞争档位。

卢伟冰表示,在开发K20之前,红米内部对于要不要做高端机、旗舰机有非常激烈的争论。一种声音认为红米的品牌形象是中低端手机,做高端机、旗舰机价格贵,有卖不动的风险。

“为了Redmi的高端路我在办公室拍过桌子。”卢伟冰说。

卢伟冰坚持认为,是产品决定了品牌,而不是品牌决定了产品,好产品会改变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

卢伟冰的看法获得了大家的认可,红米内部最终对于K20定位达成了统一认知。

显而易见,K20的定位也暴露了红米的企图心:它想摆脱中低端品牌形象的束缚,全面布局高中低端产品线。

卢伟冰透露,K20在红米内部的代号是“大魔王”,他们希望K20能像“大魔王”张怡宁一样能打。

定价最高近3000元的“大魔王”不可避免地和小米其他产品形成竞争,卢伟冰对于这种竞争则认为,没有两个品牌是完全不重叠的,“小米和红米在很长一段时间,肯定都有非常大的交集。”“其实红米在追求性价比的角度上,应该说是非常极致的,狠起来可能小米都打。”卢伟冰说。

以下是采访视频和全文:

搜狐科技:在研发新一代手机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不同以往的困难?

卢伟冰:要不要做高端,要不要做旗舰,这肯定是我们内部(主要争论的问题)。大家有人说是不是我们今年先不做,我们放到明年去,缓一点,不要那么着急,先把中低端先做好,我觉得这是第一个重点。

第二就是做什么样的高端。大家知道就是在互联网上,我们去看一个产品是不是旗舰,处理器是要排第一位的。有一种搭配方案是,处理器使用高通855,其他的东西我们就要减配,设计上减一下,然后相机减一下,就做全球最便宜的骁龙855的手机,这是一个内部的一个争论。

第三个就是我们能不能卖得动,做出来之后,是不是大家会因为红米这个品牌比较不够高端,不够上档次,卖不出去。

这些就是我们内部,面临的很多的争论。这种争论,应该来说还有一个说服甚至争吵的过程。

在争论中,我有我个人的一些观点。第一个关于我们能不能卖高端。我一直认为产品决定了品牌,不是品牌决定产品,不是因为我们这个品牌怎么样,我们就做这样的产品,它是一个恶性循环,是个负循环。

产品决定一个品牌,只要是产品做得好,消费者通过产品就会改变对这个品牌的认知。

为了Redmi的高端路我在办公室拍过桌子。

谁决定的产品,是人决定的产品,做产品的人决定了这个产品,我觉得品牌是人做出来的。而绝对不是,我们等着品牌上去了,再来做这样的产品,而是要先做这样的产品,去解决我们品牌的问题。这个是我们大家达成的共识。

第二个就是做什么样的产品,我们最开始有两拨意见,一拨是我们要做一款使用加强的855处理器,但是把其他的功能降下来的产品。这样把成本做下来,价格降下来。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要做一款功能上855要强化,其他的功能也不能弱化的产品。

应该说最后还是后面这种定位占了主导。在我们宣布要推出这款产品以后,有很多人在我们微博下面说,红米为了追求性价比,一定是把很多功能阉割掉了,我说其实这个产品没有。这个产品用的所有东西都是当下,我认为所有最好的东西之一。

搜狐科技:红米现在已经用了最先进的骁龙855,因此它的价格就很难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了。但红米给外界的印象一直是高性价比的千元级手机,现在进军到一个高价位的一个水平上,是不是说红米已经开始有准备要做全产品线了?

卢伟冰:这是肯定的。今年3月在我们第一场发布会的时候,我就说今年的两个目标是,坚持高品质,坚持国际化。我提了两个我们今年的重要目标,第一个是我一定要把中高端布起来,完成手机领域高中低的产业线布局。第二个就是我要把生态链的产品布起来,上次我们发布的是一个洗衣机,这次我发布一个笔记本,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目标。

搜狐科技:红米价格提升来以后,它肯定会成为小米其它产品的一个竞品,我们是打算如何处理红米和自家产品的竞争关系呢?

卢伟冰:第一个是说我们在顶层设计上面,还是把这两个品牌分得比较清晰的。红米其实就是过去的小米,立足的渠道是电商,立足的是高性价比。使用的是相对来说成熟一点的技术,不是追求特别特别前沿的科技,因为前沿科技意味着就是非常高的成本,可能消费者觉得它不是物超所值。小米去做的是什么,追求的是非常前沿的科技,追求的是非常极致的体验,追求的是线上和线下的这样的一个新零售的打通。

因此说,今天就我们两个品牌刚好分开。可能因为时间还不够长,大家对这两个品牌的定位,可能还看不出来,但其实我们内部是这样去走的。

没有两个品牌它是完全不重叠的,今天我们看所有的品牌拉到一起去,它都有很大的重叠度,小米跟红米肯定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一个非常大的交集,从这个角度来讲,它就一定存在竞争关系。上一次我们发布会前我就说,我说其实红米在追求性价比的角度上,应该说非常极致的,狠起来可能小米都打,的确今天也是这个样子。

搜狐科技:K20承担了红米在战略上哪方面的部署?

卢伟冰:我们看今天的高端产品,新的产品,大家往往都会发布一个Pro版,再发一个机配版本,Pro版本应该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满配,价钱是非常高的,现在大家基本上拉到四千五千,甚至更高的价格端去。下面可能会发一个基配的版本,做一个掩护。从华为开始,从Mate到Mate Pro以及P系列的Pro。荣耀以前是没有这种做法的,荣耀也刚刚发了一个荣耀的20 Pro,一加也发了一加7的Pro等等,大家都会在这样去做。我们去看它低端的这一个产品,我认为在功能上被阉割地还是非常厉害。

我觉得这是给了小米或者给了红米非常大的机会,比如我们能不能在现在的大概3000块钱的产品,或者2000多的缩水比较大的产品中间寻找机会。

以摄像头为例,一个4800万摄像头,今天的成本20块,如果你是多个摄像头复杂系统的时候,这个成本可能到了四十五十,我说的是美金。再比如塑胶外壳的几十块钱,玻璃加塑胶的差不多150到200块钱。你会发现大家就会在这些方面做非常多的缩水,我觉得这就是给了我们红米旗舰机的机会。

搜狐科技:您的意思是我们准备采用这样一款产品,挑战是行业里面现在对于阉割版和pro版这种不太好的产品区分方式?

卢伟冰:我这样给你画一下,你看这是大家认同的方法,这是4000加,这是大家做的3000块,前者是满配的,后者我觉得是阉割的,我今天我用一个满配来去打(类似后者的产品),这就是我的巨大机会。

搜狐科技:除了这方面的任务,还有什么任务?

卢伟冰:就这几点,从品牌的角度,我们需要有高端的产品来去树立品牌。

否则我们如果一直在推1000块钱的产品,红米这个品牌永远不会让大家感觉它有一定的科技属性。你做1000多的手机你很难用到(科技含量较高的配置),这里面我们还是用一些科技的东西,是我们的米粉,我们的用户所需要的。

第二个就是从竞争的角度,第三个从用户的角度,对我们来说,做旗舰产品,应该没问题,前期大家特别担心我们用户不接受,其实两个月以前我就知道我能做成功。

搜狐科技:为什么?

卢伟冰:天天有人在催我。

搜狐科技:谁在催?

卢伟冰:用户在催我,在社交化媒体里催我,在搜索媒体里面。他催你,一定是因为他想要,不想要谁闲着没事干,天天来催,两个月前我就知道这款产品我肯定能成。

搜狐科技:饥饿营销和粉丝营销是小米很擅长的地方,被催也是很正常的,现在这次被催和之前新品出来的被催有什么不同吗?

卢伟冰:要纠正一下,小米擅长做粉丝营销,不擅长做饥饿营销,我就说在行业里边,根本没有饥饿营销,它都是因为产品热度太高,你背后又没有那么多备货。我们3月份发了Note7 Pro,在发Note 7 Pro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用户天天催,天天催,我就知道这款产品一定成。

搜狐科技:难道在7 Pro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为现在这款手机预热了?

卢伟冰:是我在发Note7 Pro之前,我们以前红米手机叫红米系列,红米系列原来的价钱都没有超过1500。Note7 Pro我们卖了1599,当时我特别担心这款产品用户不接受,在发布前几周,用户催我催的很急的时候,并且用户做了大量的留言。用户说我们是1699,1799都认可,并且天天来催。我就知道,就当有人真的把时间花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就要知道他是真心的,否则他不会花时间。并且他们接受你的价钱,他们提出了1699,1799,我知道这款产品我一定成。

这款产品最终价格1599,大热。

两个月前我们说K20肯定能卖的起来,为什么,我们什么信息都不放的时候,就有一批人进来天天在催,我们的用户就是这样子。你不跟他说话,他天天来催你;如果你跟他说了,但因为你发布的时间很长,他们就嫌你磨叽,所以这个信息透露的特别慢。那个时候知道,已经可以(被粉丝接受)。

你去看我微博下面的留言,就是粉丝留言:“合理竞价,千万不能不合理的低,性价比永远不是价格低的离谱,只是配置对得起这个价格就好。”我的用户并不是跟我说“你一定要卖的便宜”,不是的,他们说我要好的产品,我要对这产品价格贵点,没关系,只要你的价格对得起这个产品。

这就是今天用户对我的信任,下面也有人说你要卖的便宜怎么样,一群人就出来就说怎么样就是这个样子。这就是我们今天真正的粉丝,他对这个品牌的期待,并且他不希望这个品牌把这个产品卖得非常的便宜,这就回到了我开始回应你的那个话题,就是说我们是不是要做一款最便宜的,把其它的功能做一些删减。我们没有,我觉得我们今天这个产品很对。

搜狐科技:也就是说到在Note 7 Pro在发布的时候,它就是给了您一定的信心,您再发布其它产品的微博的时候,粉丝也会在下面给你一些暗示,给你一些催促。

卢伟冰:对,你去看,就是为什么我这么说,你看这两天,我可以举个最简单的数据对比,你看我的粉丝大概是50万,微博上50万,我昨天我们就发了一张这个图,我们只放了一张外观图,评论就到了2200条,我想你应该知道大约能够做到一个2200条评论的,没有500万到1000万粉丝量是很难达到的。你去看很多1000万的粉丝的评论都是个位数几十位数的,我这个K20的热度远远高于Note 7 Pro。

然后你去看,我又把这个图放大了,重新发了一次微博,评论又超过了2000条。也就是说我同样一张图,我发了两次,都是2000条的评论,你就看得出这个产品的热度了。这两天我基本上随便发一张,评论几乎就是过千条。

搜狐科技:我们对K20在销量有什么期望。

卢伟冰:对K20我现在没有量化的目标,内部备货会有量的目标,但其实这对我不重要,重要的是说用户第一次红米推广一件旗舰产品,大家认不认可。我们是诚心诚意的做这一块,纠结的是这一点。

第二个是大家拿到手上之后,觉得这款产品是不是你想要的产品,这两个都达到了就够了,只要这这两点销量就有了。

搜狐科技:比如说发布一周或者发布一个月,我们期望它的销量是多少?

卢伟冰:备货量很大,但是第一数字我真的不能讲,我没有得到公司授权,我们现在对外披露任何一个数字都需要财务那边去做一个授权的。这个不能说,备货比上次的7 Pro备的还足,合适的时候,我们会披露一个数字。

搜狐科技:我们红米现在也有,标配版,Pro版这种产品分割,K20出来以后,我们会不会率先率先去掉这种产品上的分割?

卢伟冰:我们会有个Pro版,有一个低配版,大家会看到我们的低配版真的不低配。这是我会去讲两个产品我都会去讲,你讲完之后,大家就会发现,原来你另外一个产品的版本也做的这么好的成绩。

搜狐科技:现在国内市场竞争这么激烈,红米接下来的一年,它的产品规划以及它的打法节奏是怎么考虑的?

卢伟冰:今年其实我们非常重要的(任务是)把产品补齐,我在上半年其实花的时间是在布局我们的产品线,以前我们是成本大约占我们的价格是在500到1000多,现在我们把它做到了600到3000块钱左右,就大概这样,把产品线我们的价格到就补齐,补齐完了以后,我就尽量把它夯实,再把我们的客户基础用户去夯实。明年很重要,就决战5G。

搜狐科技:和之前一代产品相比,K20在哪些方面有比较显著的提升。

卢伟冰:这个提升就太多了,我给你举几个最简单的例子。首先这个产品我们起了个名字,叫大魔王,这个名字,我们起了一个代号叫大魔王。大魔王我们又做了一个logo,我们为什么叫它叫大魔王呢?是因为大魔王你知道张怡宁叫大魔王,还有叫周琦的篮球运动员,说大魔王它叫做叫无敌的存在。我们先说一下无敌的存在,这是我们这个产品,我们做了一系列的这种这种小东西,都是我们做的保护壳什么东西,真的还不错,挺好。

第一个是855这个我就不讲了,现在最好的处理器,第二产品的形态上面,现在在全面屏的这条路上,目前来看有三种形态,一种形态就是这种最极致的,它就是一块屏了。它的前置摄像头是通过弹出的方式来解决。还有一种就是华为和三星,它们在做的是在屏里面打个孔,打孔我们今天来看,它对整个的显示的完整性,我们认为是有破坏的。还有一种就是传统的水滴,我们这种传统的这种水滴模式,它比这个开口肯定是要小一些,大约就是我觉得目前来说,三种这样的解决方案,这个(水滴屏)是最便宜的,也是最成熟的,挖孔那个是最次的。

挖孔我觉得他最大的问题是破坏了屏显示的完整性。其实最好的形态是做屏下下摄像头,比如说像图它在屏下面,我们用摄像头的时候,他就看到一个摄像头,不用的时候,它就是降下去,这是大家在去做这个方向。今天来看这个还是一个最好的解决的全面屏的一种形态,它有它的缺点,这个缺点就是第一,这个摄像头它占空间,第二个就贵。

搜狐科技:像这样一种升降的摄像头,它的成本是多少?

卢伟冰:贵100多,比水滴屏要贵100多。因为它除了成本之外,它还有多其他的设计的要求,比如形态。你看我今天我选了一个目前最贵并且最难做的一种形态,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今天屏幕指纹,有的手机是传统的后置指纹,最近还有人推出了侧边指纹,我们做的是屏下指纹,你看屏下指纹的检索速度,这个屏下指纹今天的技术要求它的屏幕只能是OLED的,LCD是做不到的,这个又要100多块钱。

第三摄像头,主摄4800万,这应该是目前最好的摄像头,4800万索尼摄像头,副摄现在大家有一种搭配方案就是用非常简单的副摄,比如说200到500万摄像头,或者说多一个景深的摄像头我们的一个他们就多一个代替,就做一个谨慎的最便宜的方案。贵的解决方案是多一个广角,当然最好的是一个OS的变焦镜头,这个我们没有钱去做,这种搭配方案目前来看我们觉得还是非常的贵。我们另外两个摄像头第一个做了一个广角,我们有个300万像素的广角,第三个我们做了一个800万的人像,也就说我们不但是主摄是非常棒的,副摄它不是最顶级的,它也是非常不错的副摄。

这是在摄像头方面,在设计方面呢,我们采用的是全金属,中框是全部金属,背面是三级玻璃,并且带有这个纹路。这是你应该以前永远没有看到,你去看它的光线,它的灯光之下,他通过折射的方式,它会变换不同的纹路。

我给你看一下图,你看着这张图,这张图实拍图你看他是拍出来的,它通过灯光打出这种,这一个其实是非常难做的,非常难做,这是一个。还有一个问题,性能特别强的手机,大家担心就是工耗,工耗高担心待机不好,我们手机电池坚持做到4000mAh。我的工耗控制,我给你看一下。这是前两天我自己的手机截图,就在我手机里截的图。很多人说担心我们做的东西都是假的,你知道吧?我给你看一下,就是我自己的一个截图,这应该是我晚上截的,晚上9:51截的图。

我用了这些,我还剩了40%的电量,我自己用手机截下来的,续航又好。还有一个你是真的试一下手感,你觉得厚一点的手机,即使你不会感觉到厚,你摸到手里的手感。我们在(边缘)这个弧度上面修了很多,其实我们手去拿手机的时候,有的时候你会发现硌,一个原因是这块金属跟玻璃的结合点处理的不好。我们就在处理这就是这个玻璃,因为这个玻璃跟这块金属总会有一个衔接点,这些一处理不好,你会发现它很硌。我们花了非常多的精力去来去处理这些,你对手握的感受问题。

还有这个灯,这个灯效其实我们不好做的,这个灯效非常不好做,因为这个地方你看我们需要他有光,我们又不希望它的光是乱散的,它如果乱散它就会影响很多问题。要把它显现出来,这个光你还能控制住它的光的方向,这个花了非常多的精力,我们确实做得非常多。还有可靠性。摄像头可实现的弹出次数是30万次,大家担心这个来回弹是不是会出问题?30万次很简单,一天你100次,一年就是3万次,30万次就是10年。

我的手机还有一个我做了一个保护,就是大家都特别担心的,就是说我在去接下来的时候,他们说这个手机往下一跌,会不会导致摄像头被摔坏。

搜狐科技:这也是我担心的。

卢伟冰:我们这款手机往下掉的时候它摄像头就可以自动缩回去,它一检测到它是一个在做自由落体,它自己收回去。

搜狐科技:您刚刚说K20去承担的一个任务,就是去挑战对于机配版和阉割版和Pro版的这么一个设定,我们自己也做了这种区分,就是有Pro版。那既然我们也是用了同样的区分方式,去打一个我们不太喜欢的产品分割的方式,是不是显得我们的决心不够坚决?

卢伟冰:没有啊,我们认为在下半年段,在2000块钱以下那一段也是需要研发非常优秀的产品,你去把那一段拉开之后,你会发现那空间就更加厉害。你会现在行业里面大量那个价格段的产品,连玻璃外壳都不舍得用。我们在999元的产品上我们都在用玻璃,很多也是有很多,你会有巨大的空间。

搜狐科技:您觉得我们以后会去掉这种Pro版和这种基础版的这种区分吗?

卢伟冰:不会,我们做这个的话,基本上我觉得是什么事来解决掉我们的很多传播的资源,以否则我上面对一款,下面还要弄一款,还要全部传播我很费劲。你去对标的时候,你会发现我的每一档,我们做产品的这种硬性和诚意都比他们高很多。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