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CFO周毅:下半年的业务盈利能力将有所改善-蜗牛派

搜狗CFO周毅:下半年的业务盈利能力将有所改善

蜗牛派北京时间5月18日晚间消息,搜狗今日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总营收为2.573亿美元,同比增长2%。归属于搜狗公司的净亏损为3160万美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搜狗公司的净亏损为3110万美元。

财报发布后,搜狗CEO王小川及CFO周毅等公司管理层出席了随后召开的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杰佛瑞咨询公司汤玛斯:感谢管理层接受我的提问。我想请问,关于下半年的情况。考虑到由于二季度的流量获取成本有可能会下降,二季度的亏损应该会比较平稳。那我们可以怎么预期二季度的广告趋势,鉴于疫情已经逐渐稳定,还有就是二季度的利润底线。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跟亏损和广告业务有关,特别是智能硬件这一块。你能否透露一下这块业务的盈利能力的长期趋势,以及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下半年以及2021年基本面改善的时机。

周毅:我来回答第一个问题。由于疫情的原因,下半年的情况不是很明朗。但我可以尽量来说说下半年的趋势。基本上,就广告收入而言,从二季度到四季度,会一季度比一季度有所改善。至于输入法,我们一直在努力释放更多的变现价值。我们会继续朝着在这个方向努力。所以加上资源的不断增加以及移动输入法的价值上升,我们的收入会在下半年持续增长,流量增长也是可持续且健康的,所有我们会看到产品的边际收益在增长。再有就是智能硬件,它的销售增长会在下半年得到加速,主要动力来自我们现有产品的新型号带来的稳定销售动力,比如智能手表和AI录音笔等,当然还有下半年陆续发布的新产品等等。随着收入侧的改善,疫情之后我们的盈利能力将会回到一个较为可观的水平。

所以随着收入的环比增长以及流量获取成本的下降,我们在下半年的业务盈利能力将有所改善。并且,再加上移动输入法的边际收益和利润,销售的加速以及智能硬件的稳定毛利率,我们可以看到下半年智能硬件业务可以带来稳健的边际利润。最后,我们会继续严格控制成本和开销,继续改善我们的运营效率。综上,我们的盈利能力会环比增长,而且下半年可以恢复到可观的水平。

王小川:所以说硬件的情况,硬件应该是我们的长期战略。虽然我们否认逻辑是希望能够注入更多的人工智能和自然交互的能力,能够做出创新的硬件功能,使得我们的毛利率和硬件销量都具有更大的竞争力。

虽然疫情之后,整个行业的硬件销量都会有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二季度的硬件同比增长也应该是加速到了超过30%,那么今年还是继续沿着搜狗AI和糖猫两条线去做,我们会继续扩大在这方面的投入,从人员到研发。我们预期,今年我们的亏损相对去年是有明显收窄,同时我们的收入比去年也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高盛银行分析师艾尔西:谢谢管理层,我这边可能想请教关于变现的两个问题,第一是关于我们对搜索流量变现的想法,因为除了整体搜索流量在这个季度增长20个点以外,小川总刚也提到在医疗垂直领域的成绩,然后包括搜狗百科那边也有更高的CTR(点击率),所以我想请教一下管理层如何看待流量变现的问题,能不能从短期的宏观因素对我们的影响或者长期的行业竞争角度分享一下搜狗流量变现的挑战和机遇。第二个问题还是关于搜狗输入法的流量变现,因为输入法这边我们一直有庞大的用户技术,而且一直保持良好的增长,然后随着10.8新版本的发布,所以我想请问管理层,今年或者未来来我们对输入法变现的一些想法。

王小川:变现的话,今年因为受疫情的影响,所以广告主的投放(包括这种框架季)都会比往年会长,所以预期这样的恢复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可能在今年内能够回归到一个经常的状态。如果从长远走的话,如果能提高更好的变现,我们的一个策略是在工作过程当中,增加更多专业知识的生产能力和知识计算能力。比如在百科这方面,我们也有一些新的技术结构设计来增加它的生产能力,强调基于一种知识,在后面能够给出更加具体而不是泛泛的信息,给出一些更权威有价值的内容。就像在医疗里面,我们也刚刚上线一个营养师,他在这里面能够给出更好的专业知识意见。所以,我认为这种专业意见所带来的附加价值,对于后面的广告价值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再多补充一句,这样的能力,一方面可以吸引广告主,甚至如果我们认为工作足够到位达到一定影响力的话,可以开始向用户进行直接收费,使搜索流量有更好的变现。

再说输入法,我们有一个基础的思考,即在输入法能够做到更个性化的推荐服务。我们看到这些功能,它们的地位在上升,推荐也在上升,这有助于我们在后面能够进行推荐实现价值。同时在今年的规划当中,我们的推荐服务也将涉及电商导购、表情推荐。因此连接用户和商家后,我们将能够开始看到更大的成长空间。数量上,我们现在收入规模已经整体达到了较高的个位数增长。未来,应该在今年年底之前,会有一个更加有意义的水平。

摩根大通分析师亚历克斯:我的第一个问题跟二季度指导有关。你能够详细说明一下广告收入的指导预期。广告收入增长放缓更多是流量问题还是需求问题?如果是需求方面的问题,那么你能进一步解释一下目前最薄弱的需求是在哪一方面?

周毅:对于二季度的指导,以人民币计,我们的指导预期的中位数是同比下降8%,主要原因是疫情对收入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智能硬件方面,收入将继续保持稳健的同比增长率。搜索相关的收入,由于需求减弱,将同比下降。疫情对各方面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一季度受影响的领域,将在二季度逐渐回归到正常,因为越来越多人正回到平时的工作中去。所以广告主们(比如在线游戏、直播和在线教育领域的广告主),他们在二季度的广告项目预算将比一季度少。所以在这个领域,同去年同期相比,二季度的增长将放缓。

至于一季度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领域,比如线下、医疗、商家服务和本地生活服务等,正逐渐恢复。不过恢复速度相对较慢,并且消费与去年同期相比仍有所减少。电商也在逐渐恢复当中,但尚未回到正常水平,特别是在线旅行社(我们也将这部分归入电商)。所以他们需要更多时间才能让广告支付回到正常水平。所以,尽管收入侧有压力,但流量获取成本下降后(大约10%-20%),我们的亏损可以从一季度的2亿元人民币,到二季度减少到5000万元人民币。

亚历克斯:第二个问题想继续请教流量获取成本。支付的流量获取费用,是不是基于第三方浏览器内产生的询问,也就是说流量询问越多,你需要支付的费用越高而跟变现水平无关?

周毅:由于疫情期间人们宅在家中,上网时间更多,搜索信息的次数也更高,所以流量获取成本增加了近20%。对于默认搜索引擎,我们基于搜索次数乘以固定单价的方式来支付费用。由于疫情期间广告主减少了他们的广告预算,但流量获取的价格是固定的,因此边际利润在一季度有所降低。因此我们在一季度报告了2.2亿元人民币的亏损。

到目前为止,疫情已有所缓解,流量也有放缓趋势,所以到二季度末,有望回归正常水平。因此,二季度的平均流量将比一季度降低10%到20%。相应的,流量获取成本也会比一季度减少10%到20%。

中国国际金融(CICC)分析师娜塔莉:感谢接受提问。我想问的也是流量获取成本。Joe(周毅)提到一季度20%的增长来自流量的增长,所以这是否意味着另外的5-7%来自价格上涨?我们是否可以假设下半年也会有类似的价格上涨?

周毅:除了流量体量的增加之外,我们也看到了5-10%的价格上涨。对于类似的价格上涨,我想说,价格在年初的时候已经固定,所以接下来一整年都会是相同的价格。

娜塔莉:我还想再问一下,自有和外部获得流量之间的分配是怎样的?目前,来自微信渠道的流量占到多少?年初版本升级后,流量是否有所改善?

周毅:我们从上个季度来看。在2019年第四季度,30%的流量来自自有渠道,35%来自腾讯,剩下35%来自付费购买的流量。而在今年第一季度,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们看到流量增长显著,尤其是来自付费渠道的流量增长十分限制。所以在本季度,总的流量体量,与前一个季度相比,有大幅增长。但付费渠道的流量增幅更大。所以整体的比例变成了自有渠道25%,腾讯36%,付费购买39%。但是疫情过后,流量获取成本会相应地下降。

所以到今年年底的话,我们预期这个分配会回到原来的水平,也就是30%的流量来自自有渠道,35%来自腾讯,剩下35%来自付费购买的流量。而且我也常说,我们正在努力开发自有渠道并尝试释放这些流量的价值。然后当我们充分挖掘了移动输入法的流量价值后,我们可以创造更多的变现场景。对于这部分流量,我们没有将其归为搜索体量。所以我的年底30%的自有流量,当中并不包括这部分流量。王小川刚也提到,我们希望对这些增值服务向用户收费。所以这部分流量,我们不计入自有流量。

娜塔莉:那来自腾讯渠道的35%流量中,微信渠道的流量仍是最少的吗?

周毅:没错。大部分的流量来自QQ移动浏览应用。

花旗集团分析师艾丽西娅:晚上好,谢谢管理层接受我的提问。我有两个问题。您认为中国用户的搜索习惯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通过浏览器搜索仍旧是一个重要的渠道吗?搜狗小程序的表现如何?第二个问题稍稍跟进一下流量获取成本。价格是在年初的时候已经定好的。但受疫情影响,我们之后有没有可能重新协商下半年的价格?

王小川:从我们看,用户搜索有几个特点,第一个是通用搜索依然发生在浏览器或者搜狗应用当中,本身之间并没有趋势上的变化。其次,会有一些垂直生态所构建搜索,比如说像微信的生态、头条的生态,他们本身会在特定领域有一些信息或者娱乐消费里面有一些搜索量。

关于流量获取的价格方面,我们认为现在已经处于一个高位。我们也已经在启动一些计划,应该能够做一些新的协商。

分享到:更多 ()